-

“怎麼了?”秦偃月問,“你的臉色突然變得好難看。”

東方璃在紙上寫下一段話,“這就是蠢貓要說的話,你看看。”

秦偃月拿過來。

這一看,同樣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不太可能吧?”秦偃月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是不是黑蛋胡說......”

話未說完,她搖了搖頭。

黑蛋不可能撒謊。

它雖然傲嬌調皮脾氣差,但,絕對不可能撒謊。

“老七......”秦偃月嚥了咽口水。

東方璃的臉色凝重。

根據黑蛋的說法,它不小心聽到了紅蓮公子與白貓的談話。

談話內容大概是什麼東西清除完畢,有大雪覆蓋,所有人都化為膿水,了無蹤跡之類的。

黑蛋感覺到害怕的原因,是紅蓮公子在那天釋放出的可怕氣勢。

那種氣勢,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黑蛋都瑟瑟發抖。

黑蛋一直喵喵叫,是想提醒秦偃月離著紅蓮公子遠一點。

“如果那件事確實是紅蓮公子做下的,那說明紅蓮公子是黑鴉的人。可,黑鴉與紅蓮公子不共戴天,這原本就是相互矛盾的?”秦偃月說。

她想起紅蓮公子說起雲霄寨被滅門時的眼神。

那眼神裡的憤恨和悲傷是偽裝不出來的。

若真是裝的,隻能說明他的演技實在太好了。

“如果紅蓮公子故意誤導我們呢?”東方璃,“假如,他根本不是雲霄寨的後裔?”

“可,他能聽懂動物語言。”秦偃月說。

“鹿鳴和雲中子也能聽懂,聽懂動物語言並不能成為雲霄寨倖存者的憑證。”

“他和林飛鏡雲中子他們都認識......”

“那又如何?冇有人規定紅蓮公子不能認識林飛鏡他們,冇有人規定認識林飛鏡他們的人跟黑鴉無關。”東方璃說。

“這......”秦偃月無法反駁。

她的心砰砰跳得厲害。

東方璃說得很有道理。

紅蓮公子於他們來說就是陌生人。

有可能紅蓮公子所有的話都是假話,都是誤導他們的。

紅蓮公子如果是黑鴉的人。

那,他的目的是什麼?

美人豌豆的事紅蓮公子也參與了,若他真是黑鴉的人,為什麼不阻止他們破壞美人豌豆?

紅蓮公子來這裡的目的,隻是為了清除毒娘子?

還有他雲霄寨後裔的身份真是胡編的?

秦偃月隻覺得心裡亂糟糟的。

“對了老七,司徒這兩天冇有音訊,是不是......”秦偃月突然想起司徒梁君。

司徒尚與紅蓮公子尚在李冠家中。

東方璃捏緊袖子。

這正是他所擔心的。

他一直都冇有信任紅蓮公子。

將紅蓮公子派到司徒梁君身邊,一來是為了讓紅蓮公子遠離秦偃月,二來是為了讓司徒梁君監視紅蓮公子。

現在情況有些變了。

司徒雖然輕功卓絕,武功高強。

但,萬一對方是用毒高手,司徒有可能會遇危險......

“我派人過去看看。”東方璃臉色沉沉地離開房間。

秦偃月定定地站在那裡。

倘若,紅蓮公子若真是黑鴉之人。

那,他的目的有可能就是美人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