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璃盯著地圖上的紅蓮公子標記的位置,若有所思。

“這一處,黑鴉去找過?”東方璃問。

紅蓮公子湊過去看了看,“應該找過,冇找到。”

“這個地方的地理位置比較特殊,想來他們冇將精力放在此處,畢竟隻要找到三塊就行,冇必要死磕在一個地方。”

“我想說的話已經說完了。”紅蓮公子,“你們可以再提問,若是我能回答的,都會回答你。”

“你是怎麼混進黑鴉的?”東方璃問。

紅蓮公子先是一愣,隨即大笑起來,“這是個好問題。”

“太子殿下無數次派人混進黑鴉卻都失敗了是不是?”

東方璃點頭。

“其實也正常,黑鴉那種地方,正常人是活不下去的。”紅蓮公子眉眼彎彎,“我曾經一人一貓搗毀黑鴉無數據點,揚言將他們四大護法全部殺掉。”

“我也果真殺掉了來應戰的朱雀護法,還殺掉了原先朱雀護法手下的十名得力乾將,我把黑鴉殺眼紅了,黑鴉首領單獨出來見我,我們談論得很愉快,他邀請我進黑鴉,我就同意了。”

東方璃:......

“還有問題嗎?”紅蓮公子問。

“四大護法中,有一個西陸人,你可知道詳細情況?”秦偃月問。

“哦,你是說玄武護法啊,她的確是西陸人。”紅蓮公子捏起下巴,“那女人有些邪乎。”

“若是跟她對上,夫人千萬小心。那女人會用一些邪術,那些邪術神乎其神,她是個特彆危險的人。”

秦偃月蹙眉。

紅蓮公子的說法與毒娘子的說法類似。

“還有彆的問題嗎?”紅蓮公子又問了一遍。

“將見血愁那種毒藥改良的人是你?黑鴉的毒藥,是你製的?”秦偃月問。

紅蓮公子搖頭,“不是我。”

“說實話,製毒的那個人我從來冇見過,他很神秘,甚至都不知道是男是女,我身上所用的毒藥解藥,都是去藥品庫拿的。”

秦偃月的心又沉下來。

那個用毒高手若不是紅蓮公子,等於無形中又增加了一個勁敵。

“我們的合作方式我也說過,我會儘可能給你們提供黑鴉的最新動向。”紅蓮公子說,“等到需要時,我會將訊息傳遞給你們。”

“你不會被髮現?”秦偃月問。

“發現了又如何?”紅蓮公子笑,“我雖是黑鴉之人,但,我是自由的,除非他們拿出確鑿的證據來,不然我死不承認。”

秦偃月:......

紅蓮公子等了一會,見冇有人再提問,站了起來。

他勾了勾手指,白貓輕車熟路跳到他肩膀上。

“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你們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我是誠心誠意的。”紅蓮公子深深鞠躬。

“這幾天,是我這些年來過得最開心的幾天,謝謝你們。”

“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