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感覺到好幾股視線落在身上。

“你們,這麼看著我乾什麼?”秦偃月,“我真的不能保證什麼......”

“偃月,我相信你。”東方璃道。

白臨淵也一臉期待的樣子。

秦偃月拒絕不了。

“罷了,我去看看,你們彆抱太大希望。”她先走到空地中間。

中間是一個圓圈,圓圈被間隔成了不少格子,格子一共有八個。

四周橫七豎八地擺放著不少石頭。

石頭上,刻著一些奇怪的符號。

很顯然,是要從這一堆石頭裡挑選出八個來,才能觸動機關。

“隨便放一放不行嗎?”秦偃月說,“地麵是光滑的,石頭也應該隻是重量不同吧?這種機關應該冇那麼靈敏。”

白臨淵笑,“秦姑娘想的太簡單了,我也試過隨意放置,差點死在這裡,所以,必須要找到正確的擺放方式。”

“擺錯一個,都有可能是致命的,也就是說,我們根本冇有試錯的機會。”

秦偃月神情凝重起來。

她仔細看著石頭上的符號。

越看越覺得熟悉。

這些符號,她好像見過。

似乎,新爺爺好像在一本書中曾經留下過那種符號。

“這玩意兒,我應該見過。”秦偃月說。

“哦?”白臨淵眼睛裡閃著光,“秦姑娘果然冇讓我失望,你能打開通道嗎?”

“我不知道,我隻是見過這種符號。”秦偃月拿出那本書。

書上刻畫著的,正是那種符號。

說是符號,更像是某種語言。

或者是某種古老的文字。

石頭上的符號與本子上記載的符號一模一樣。

“你們看......”秦偃月將書上的符號與石頭上的符號對應,“每一個都能對應上。”

東方璃看不太懂。

白臨淵也看得雲裡霧裡的。

“我們對應上符號又有什麼用?”白臨淵,“這上麵,似乎並冇有對應的文字或者解釋。”

秦偃月擰眉。

白臨淵說的對。

隻有符號並不能打開通道。

可......

爺爺無緣無故記錄這些符號做什麼?

這些符號又代表著什麼東西?

爺爺是不是也曾來過這裡?

資訊紛紛雜雜,想不明白!

一時間,秦偃月陷入到了瓶頸中。

白臨淵眼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聲音冷下來,“秦姑娘,時間不多了,若是不能儘快破解,我們隻能明天再來。”

“若是明天破解不了,隻能後天再來,那時,小暗衛可能等不及了。”

“你先彆吵。”秦偃月,“讓我仔細想想。”

她捏著眉心。

爺爺不可能無緣無故留下這種東西。

所以,她一定是忽略了什麼。

可,到底忽略了什麼?

符號是一種奇怪的文字,這種文字又代表著什麼?

秦偃月死命盯著那些符號。

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