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2章

“他們是親兄弟?”秦偃月輕笑著,“杜衡好像很害怕那位杜仲先生。”

東方璃點頭,“他們兄弟倆以前是綠林好漢,常做一些劫富濟貧的勾當,在江湖上挺有名的,後來遇見了我。杜仲年紀要大一些,不苟言笑,非常嚴厲,杜衡從小生活在他的陰影裡,怕他怕得要命。”

“原來如此。”秦偃月跟他一道來到了鳴玉宮。

東方玖吃了退燒藥之後,退下去一會,又燒起來。

如此反覆了好幾次,小小的身體也滾燙滾燙的。

秦偃月歎著氣。

這個孩子命大,尋常孩子被凍成這樣,早就凍死了。

他還活著,是奇蹟。

就算僥倖活下來,情況也不容樂觀。

持續發燒,會把腦子燒壞的。

秦偃月打了一盆熱水,沾濕了毛巾,小心翼翼地幫他擦拭著身上的臟汙。

“有線索嗎?”東方璃洗了手,湊到床邊來。

“他身上臟得很,暫時看不出什麼來。”秦偃月道,“等他醒來之後洗個澡,我再觀察觀察。”

“怎麼觀察?”

“觀察手腳掌紋頭髮之類的身體特征。”秦偃月給東方玖蓋了薄被子,“你可不可以想辦法讓東方瓔來一趟?”

“找他做什麼?”

“老十跟他差不多年紀,我想對比一下他們的身體特征。”秦偃月道。

“怎麼對比?”東方璃身上的氣息驀然變冷。

“親兄弟之間必定能找出些相同的地方。”秦偃月道,“這是最簡單的方法,我的本意是跟父皇對比,那必定是行不通的,纔想了老十......”

她話還冇說完,察覺到東方璃正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你把本王當死人?”他湊到她跟前來,捏住她的下巴,“放著本王不用,非要去看彆的男人的身體。”

“胡說什麼呢?老十還是個孩子。”秦偃月無語。

“他是男人。”

“神經病。”秦偃月打開他的手,“彆在這裡礙事。”

“本王礙事?”東方璃臉都青了,“你不用本王的身體也就罷了,竟還嫌棄本王礙事?秦偃月,你好大的膽子。”

秦偃月不明所以。

她盯著東方璃的俊臉看了好一會,一個與他相當不搭的詞語湧上心頭。

“你,在吃老十的醋?”她問。

東方璃顯然也一愣,隨即冷笑,“笑話,本王吃什麼醋?本王隻是覺得,你妄圖染指十弟,不知廉恥。”

秦偃月一臉黑線,“對我來說,東方瓔隻是個孩子。你彆亂鬧彆扭,還是想個法子讓老十來一趟。”

“不行!”

她懶得理他,給東方玖做鍼灸輔助治療。

東方璃看著她態度堅決的樣子,很不悅。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跟老九是兄弟,用他的身體來對比不是一樣麼?

為何非要喊老十來?

她不僅接了老十的玉佩,還想方設法看老十的身體,恬不知恥。

東方璃甩著袖子,心裡悶悶的。

“本王口渴了,給本王倒茶。”

秦偃月不理他。

東方璃等了一會,不見她來奉茶,隻得黑著臉自己倒茶喝。

他端著茶杯,側身往軟塌上靠時,一不小心碰到了被打了板子的地方,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就算侍衛們雖掌控了力道,皮開肉綻的感覺也不太好受,需要上藥修養。

原先上藥都是陸修或者杜衡來做,此時他們都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