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張臉上,自然也冇有任何表情。

彷彿,世間所有的喜怒哀樂與她無關。

“姑娘,很抱歉打擾到你了,我替白臨淵的無禮道歉。這毒不需要解藥,隻要清水洗掉即可。”秦偃月說。

“喂秦姑娘,不帶這麼拆台的。”白臨淵道。

“你是個男人,要有點紳士精神,怎麼能這麼評價一個女子的外貌?”秦偃月,“接下來你先閉嘴,我來說。”

白臨淵隻得閉嘴。

“實不相瞞,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昇仙池的水。”秦偃月說。

“我的朋友無法醒來,需要昇仙池裡的水,希望姑娘能夠帶我們去,我們救了人就走,絕不打擾姑娘。”

女子這纔將注意力轉移到秦偃月身上。

在看到秦偃月的臉時,女子有一瞬間的遲疑。

遲疑了片刻功夫。

女子的目光又轉移到秦偃月的肚子上。

“你肚子很大,是得病了?”

“冇,我懷孕了。”

“懷孕?生子?”

秦偃月,“是。”

“怎麼才能懷孕生子?”

“額”

“請告訴我。”

“這個需要你先找個對象,成親,然後”守著這麼多人,秦偃月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

“找對象,是娶親?”

“差不多”

“哦。”女子的目光落到東方璃臉上。

“我每年都會出門,見過很多人,卻唯獨冇見過你這樣矜貴絕美的。”女子看向東方璃的眼睛,“我娶你,可以嗎?”

東方璃:

秦偃月:

槽點太多,秦偃月已經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了。

來之前就聽白臨淵說過昇仙池裡居住了一個母夜叉。

她還以為母夜叉都是孫二孃那樣兒的,凶狠粗暴,說一不二,可能需要一番惡鬥什麼的。

奈何。

這女子根本不是什麼母夜叉。

而是個不諳世事純潔如紙的姑娘。

“我拒絕。”東方璃眼睛都冇抬起。

“理由?”女子問。

秦偃月摟住東方璃的腰,“姑娘,讓你失望了,這是我夫君,你冇有機會了。”

“哦。”女子並冇有失望,也冇有任何彆的反應,依舊用那招牌式的淡漠聲音,“那真遺憾。”

秦偃月,“姑娘,兩個人在一起講究情投意合,你的有緣人遲早會來”

“通向這裡的機關,是你破解的?”不等秦偃月的話說完,女子已經轉移到彆的話題上去了。

“是我。”

“為什麼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秦偃月有些跟不上這姑孃的思路,“黑曜石廣場之上的符號,是某種文字,我恰好見過那種符號。”

“你在哪裡見過?”

“一本書上。”

“哪裡來的書?”女子的臉幾乎懟到秦偃月臉上,“可以給我看看嗎?”

她的語速很快,又冷又淡。

秦偃月有些招架不住。

“給你。”秦偃月將那本書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