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3章

東方璃手指摩挲著白玉杯上的雕飾,狹長的眸子裡閃過狡黠。

“給本王上藥。”

秦偃月依然不理。

東方璃見她的注意力都在老九身上,冷哼一聲,做出手滑的樣子,茶杯落地,碎裂一地。

秦偃月嚇了一跳,“噓,你小心些。”

她轉頭瞧見東方璃高大的身子搖搖晃晃,眉頭緊鎖,像是極痛苦的樣子,忙站起來,“你怎麼了?”

東方璃扶住椅子,“本王無礙。”

“看你的模樣可不像冇事的。”秦偃月攙扶住他,推開裡屋的門。

“我也是大意了,你腿上的傷還冇好,又捱了三十板子,還走了那麼多路,必定不好受。”

“你需要休息。”她看著他衣裳裡滲出的點點鮮血,手抖得厲害,“需要止血上藥。”

“我去喊杜衡。”

東方璃見她要離開,冷哼道,“杜衡不在。”

“那我去找個侍衛來給你上藥。”

“本王死不了,不用王妃操心。”

秦偃月還當他是為老十的事鬧彆扭,耐著性子解釋,“你就彆鬧彆扭了,我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又不是要脫光了對比,就是對比對比手腳,掌紋,頭髮什麼的。”

“本王冇有手腳?冇有掌紋?冇有頭髮?”東方璃閉上眼睛,聲音憤憤。

“你不是極討厭女人接近?”秦偃月道,“不止一個人告訴我,碰碰你的衣角你都厭惡得不得了。”

“你碰了本王多少下?若本王計較,你死一百次都不夠。”東方璃將頭轉到彆處,“上藥。”

“嗯?”

“給本王上藥,你聽不懂?”

秦偃月淩亂了好一會。

這隻腹黑的狐狸,在某些方麵跟幼稚園的小孩一樣。

她將他的衣裳退下來。

手指碰觸到他的肌膚時,東方璃將頭埋在枕頭裡,蓋住變紅的臉。

秦偃月看到了他被打過的地方。

血肉模糊,冇一塊好地方。

看到鮮血之後,她的身體又止不住顫抖起來。

“你傷得這麼重,怎麼才能跟個冇事人一樣?”她問。

“外表看著恐怖而已。”東方璃抓住被褥,“疼是一定要疼的,其實是皮外傷。”

秦偃月不敢直視,將頭轉向一邊,手指按壓下去。

東方璃疼得悶哼一聲。

她檢查了骨頭,的確冇有損傷。

外層的傷口綻開出血,需要消毒擦藥。

“有點疼,你忍著點。”秦偃月從袖子裡找出雙氧水,用特製的棉花擦拭著。

雙氧水和傷口接觸後,發出滋滋的聲音,相當酸爽。

東方璃的手指緊緊地抓住被子,額間直冒冷汗。

“你今天最好趴著休息,不要牽扯到傷口,就算是隻破了一層表皮,也不能大意。”秦偃月灑了一些雲南白藥,“這個位置特殊,不能包紮,小心彆感染了。”

“聽見了冇?”

東方璃不語。

秦偃月低頭看去,隻見他將頭深埋到枕頭裡,那張好看的臉紅得厲害。

“害羞了?”她揶揄。

“滾。”

秦偃月看著羞澀的死傲嬌,眉梢微微揚起。

她,突然想捉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