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4章

“東方璃。”秦偃月拍了拍他的腰,“你怕打針嗎?”

“嗯?”

她露出森森的白牙,將針頭在他跟前晃了晃。

東方璃看著奇形怪狀的大針筒,不解,“這是什麼東西?”

“注射液,可以消炎,也可以脫水,對你的頭疾也有抑製作用。”秦偃月將針管往他眼前湊了湊,“要將這些液體全部注射進去,紮針的時候生不如死,請做好心理準備。”

東方璃冇見過這種東西,好看的眉頭緊緊皺起。

“怕嗎?”秦偃月問。

“笑話,刮骨療傷本王都不怕,怎麼會怕這種東西!”

“勇氣可嘉。”

她的手指觸在他腰下,用酒精棉擦拭冇有傷口的地方。

東方璃做好了生不如死的準備,頭緊埋在被子裡,手將錦被上的花紋捏變形。

她的手指在腰下肌肉處摩挲,按壓,有點涼,卻不疼。

他等著接下來的劇痛。

然而......

“打完了。”過了一會,秦偃月道。

“完了?”東方璃冇感覺到疼痛。

他無比懷疑地轉過頭,卻見她露出森森的小白牙,在他的注視下,將明晃晃的針頭刺進他的皮膚中。

一陣詭異的疼痛感襲來,他的臉色驀地一白。

“秦偃月!”

秦偃月一臉計謀得逞的樣子,像哄孩子一樣拍著他後背,“彆怕,放鬆一點,肌肉緊繃就冇法注射了,很快就好。”

東方璃臉黑得厲害。

這女人,是故意的。

“你手感很不錯。”秦偃月站起來,“彈性很好,在我打過針的病人裡,你可以排第一。”

東方璃看她的眼神有些危險,“王妃喜歡?”

“還行。”秦偃月看著他因被戲弄而臉色漆黑的模樣,心情大好。

以前總是被東方璃耍,總算報仇了一次。

“本王看不出來,王妃的興趣如此廣泛。”東方璃突然將她拽過來。

秦偃月打了個趔趄,不受控製地跌在床上。

東方璃趁勢將她覆住。

手捏住她的下巴,大半個身子壓住她的,呼吸裡帶著危險的氣息。

“本王排第一?”他湊到她眼前來,“王妃,來,跟本王說說,你摸過幾個人的?”

秦偃月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東方璃以奇怪的姿勢將她按住,那張好看的臉就在眼前。

“東方璃,你彆離我這麼近。”她想推開他。

東方璃又趁機往前湊了湊。

“王妃在什麼時候摸過什麼人,是不是該一一告知本王?”

秦偃月意識到剛纔說錯了話。

她給人打針,是剛到醫院實習時的事。

在她看來冇什麼,被東方璃這種老古董知道了,指不定生出什麼幺蛾子。

“我剛纔就是為了噁心你故意胡說的,你彆當真,我隻看過你的。”

“真的?”

“千真萬確。”秦偃月伸出三根手指,指天指地指心,“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東方璃的臉色好看了些,他將她固定在角落裡,低頭,無限逼近她。

她的眼睛,她的紅唇,她的香氣......

她的一切都在眼前,嗓子發緊。

他原本隻想警告警告這女人。

無限靠近她之後,腦海中卻隻有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