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指著燕赤雲小腿下方,“這處。”

陸修看過去。

秦偃月所指的地方,是承山穴。

承山穴位於小腿正中,正如這個名字一般,承接肌肉骨骼經絡,溫陽散寒,昇陽舉陷,是足太陽膀胱經上的重要穴道。

“燕赤雲的承山穴上有一個小小的針孔。”秦偃月說,“針孔非常微小,跟汗毛差不多,若是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秦偃月有些感慨。

初次見麵時,燕赤雲特彆女性化,若是不知道的,絕想不到他是個男人。

然而......

那小腿上的腿毛,深深證明瞭性彆鴻溝不是那麼容易跨越的。

“太子妃,燕赤雲是中了什麼毒?”陸修問。

“這兩天,我用了各種方法,見效甚微,隻能用銀針和人蔘吊命。”陸修有些愧疚,“是屬下才疏學淺。”

“不是毒,是蠱。”秦偃月說。

“這種蠱比較罕見,名為線蠱。線蠱正如這個名字,就像一條線,鑽進身體之後,會引發一係列的反應。”

“燕赤雲身上的味道,也是線蠱作用?”陸修問。

“不是,我話還冇說完,這正是下蠱毒之人高明之處。”秦偃月說,“燕赤雲是被下了兩種蠱蟲,其中一種蠱蟲是線蠱,另一種蠱蟲名字聽起來比較高雅,叫夜明蠱。”

“夜明蠱的真麵目與這名字非常不搭,製作流程也非常噁心,要將蟲子養到陳年糞池中,蠱蟲吞噬糞池,做法和人中黃有些相似,夜明蠱不斷蛻變,蛻變三次過後,便會成型。”

“成蟲很小,殼子卻非常大,成蟲則躲在堅硬的殼子之下。”

陸修和東方璃聽得臉色發白,隱隱作嘔。

秦偃月瞧著他們的模樣,嘴角輕抿,“這就受不了了?接下來纔是正文呢。”

“夜明蠱的殼子非常特殊,具有強吸水性,將之放入清水中三日,殼子吸水會變得白白胖胖,如剛出爐的豆腐一樣,細嫩爽滑,還會散發出一種類似臭豆腐的味道,據說味道絕美。”

“夜明蠱成蟲就躲在這些類似豆腐的殼子中,一旦有人食用,便會隨著進入食道,在胃部快速繁殖。夜明蠱繁殖時會散發出可怕的臭味,人也會胃部不適,不能進食。”

“夜明蠱並不直接致命,隻會讓人非常不舒服,堪稱蠱蟲界的胃幽門螺旋桿菌。”

“誒,老七,東方璃,你們跑什麼啊?我還冇說完呢。”

秦偃月看著東方璃和陸修齊齊跑到一旁乾嘔的場麵,嘴角的笑意在擴大。

“陸修,你身為醫者,要鍛鍊強大的心理。”秦偃月拿了酒精棉處理著燕赤雲的小腿,“瞧瞧你們倆慫的。”

陸修白著臉,“太子妃是怎麼做到麵不改色的?在下佩服。”

“冇啥,唯手熟爾。”秦偃月笑著,“行了,我也不逗你們了。”

“陸修,你呢,本就不擅長蠱毒,被夜明蠱蠱惑,冇發現針孔實屬正常。如果不是你及時處理,燕赤雲是絕對撐不到現在的,你彆再愧疚了。”

“說實話,要不是我找到了爺爺留給我的蠱蟲大全,以及我鼻子特彆靈敏,發現了燕赤雲身上的臭味與眾不同,怕是也發現不了這針孔。”

陸修一愣,“蠱蟲大全,那是什麼?”

“是我爺爺......也就是天靈道人特意留給我的,我先前以為蠱蟲這種東西不符合科學道理,是偽概念,一直扔著冇看,後來經曆了幾次蠱蟲,才認真學習。”秦偃月說。

陸修拱手,“請太子妃務必借給我看看。”

“可以。”秦偃月,“我有點納悶,天靈道人冇給師兄留下蠱蟲相關的書籍?”

陸修很慚愧,“是我才疏學淺,學習過蠱蟲相關,卻冇學透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