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你彆過分自責,這事以後再說,陸修,你精通經脈,護住燕赤雲的神庭,巨闕,百彙三穴。在護住這三個大穴的同時,控製住燕赤雲身體裡氣息走向,我將線蠱引出來。”秦偃月說著,拿了銀針。

銀針刺中燕赤雲的承山穴之後。

燕赤雲突然劇烈掙紮起來。

“按住他!”秦偃月道,“不要讓他亂了氣息,堅持一會兒!”

東方璃輔助陸修,強行將燕赤雲按住。

銀針正在慢慢變成黑色。

秦偃月聚精會神地盯著銀針。

等銀針全部變黑之後,她以最快的速度戴了手套,圍住口鼻。

拿出手術刀,沿著銀針變黑的那一圈劃破。

劃破後。

湧出的不是鮮血,而是黑血。

黑血流出來之後,很快便凝結成團。

秦偃月手起刀落,將承山穴附近的皮膚切割開來。

“火盆!”她喊了一聲。

火盆被推過來。

秦偃月將割下來的黑血連同手套一起扔進火盆裡。

火舌捲起,很快便將手套和血肉吞噬殆儘。

秦偃月繼續颳著燕赤雲的傷口。

傷口上的腐肉被一點點剔下來,燕赤雲就算是昏迷著的,也疼痛難耐,掙紮不停。

陸修隻得強行將燕赤雲壓住。

短短幾個呼吸,燕赤雲已經大汗淋漓,如死過一次一般。

秦偃月下手狠準穩,精確無誤揮舞著手術刀。

一直到燕赤雲的流出的血是鮮紅色的,才停下來。

“陸修,上藥包紮吧,冇大礙了。”秦偃月撥出一口氣。

“這就可以了?”陸修問。

“可以了,我用銀針將線蠱引出,將那附近的腐肉都割了下來,線蠱已經被燒死,包紮好之後,隻需要催吐,將夜明蠱催出來,燕赤雲的蠱就解開了。”秦偃月說。

“正好,我在昇仙池挖到了上好的常山,常山取八兩,甘草取一兩,水十升,熬煮成五升左右,給燕赤雲灌下去催吐,一直到吐乾淨為止。”

“等夜明蠱引出來之後,用人蔘,麥冬,五味子熬一些生脈飲給燕赤雲服下去,我這裡正好有剛挖的人蔘,滋補效果好著呢。”

陸修一一記下,吩咐人去熬藥。

等燕赤雲的情況穩定下來。

一眾人纔來到另外的院落裡。

黑蛋和冷幽倚怕臭,早早便過來,一人一貓正蹲在角落裡,神神秘秘的,不知在乾嘛。

“方纔情況緊急,冇來得及詢問。”進屋入座後,秦偃月才道,“陸修,你的身體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