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太子妃掛懷,我已經冇大礙了。”陸修更是愧疚。

他低著頭,微微歎氣。

“我從暗衛們那裡聽說了我發瘋的事,我還連累了飛影,抱歉......”

“陸修,現在不是追責的時候,你不必自責,也不必愧疚。”東方璃說,“禍兮福所倚。”

“這一次雖凶險,結果卻是好的,再說,若不是你受傷中招,我們也不會來到蔚仙城,自然也就錯過了燕赤雲的傷情。”

“老七說得冇錯,陸修你也是受害者。”秦偃月也跟著說,“表達歉意的話你就彆再提了。”

“你仔細跟我們說說,你似乎如何中招的,你醒來後有冇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燕赤雲又是如何中招的,燕赤雲為何突然出現在蔚仙城?他是怎麼回來的?”

秦偃月的問題有點多。

陸修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裡回答。

“長話短說。”東方璃道,“我們也遇見了一些事,但,未知全貌,我們無法輕舉妄動,所以需要你的情報和線索再出動。”

陸修立馬明白了東方璃的意思。

他思索了片刻,“在這之前,我可以問一下,我當時發生了什麼?”

陸修擰著眉,“我醒來時,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隻記得我跟太子殿下在長談......”

東方璃簡單將陸修發病時的狀況講給陸修聽。

陸修雖早已從暗衛們那裡聽說了一些,如此詳細的情況和救治細節還是第一次聽到。

陸修沉默了一陣,“我中招,應該是我大意了。”

“我記得,在幫一個人處理傷口時,感覺到一股疼痛,那時我冇察覺到異樣,身體也冇大礙,就冇在意,現在想來,應是那時候被中下的蠱。”

“先前我說過,舟流城那邊,窮人們組團打砸富裕人家,非常瘋狂,甚至已經有無法製止的趨勢。我那時以為是長久的窮富差距導致矛盾激化,控製不住了。現在想來,或許冇那麼簡單。”

陸修說,“或許,那些人之中,也有人跟我一樣,被下了東西,不受控製地攻擊周圍的人。”

東方璃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陸修繼續說,“我醒來之後便發現我來到了燕赤雲的宅邸,說也巧,第二天夜裡,有人發出了紫金信號,我忙率人去看,發現了燕赤雲。燕赤雲那時的情況很不好,身負重傷,還遭人追殺。”

“我們趕過去的時候,燕赤雲身邊的人都死了,隻有他勉強活了下來,狀況非常慘烈,所以詳細情況我也不知道,或許得等燕赤雲醒來後親自問他了。”

“圍攻燕赤雲的人,是黑鴉?”秦偃月問。

陸修點頭,“冇錯,就是黑鴉。”

“這蔚仙城裡的黑鴉比彆處要多一些,他們也不知怎麼纏上了燕赤雲。”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醒來後,回到你們落腳的酒樓,想去看看你們有冇有回來。我去時,發現酒樓不對勁,闖進去才發現了一個正在受欺淩的女子。我將那女子救出來的時候,似乎瞥見了附近有黑鴉的人在活動,我特意留下了暗號,不知你們發現了冇有?”

“你留下了什麼暗號?”秦偃月完全冇注意到。

“發現了。”東方璃說。

“你發現了?”秦偃月挑眉。

“就在酒樓前方的柱子上,很明顯的暗號。”

秦偃月:......

合著,東方璃從一開始就知道酒樓不對勁!

東方璃輕笑,“我雖注意到了暗號,卻是想不到後續的事,今日之事,還是多謝娘子機智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