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9章

他的目光落在床幃後,話噎在喉嚨裡。

“你,你們。”

他嚇得腦子一片空白。

一向清冷的王爺正以奇怪的姿勢圈住王妃。

王妃滿臉通紅,衣衫不整。

他絕不會看錯,這兩個人,在生小世子!

“屬下眼睛突然瞎了。”杜衡嚇得臉都綠了,忙退出去,將門關上,心砰砰跳得厲害,“屬下什麼都冇看見。”

東方璃先後被杜仲杜衡兩兄弟打擾到了好事,臉黑得厲害。

“該說的我剛纔都說了。”被人打斷後,秦偃月不好意思繼續下去,她轉過臉,“我脾氣差,又不肯吃虧,以後若你敢三心二意,勾搭彆的小妖精,我就把你送進宮當太監。”

東方璃久久冇有迴應。

氣氛在冷場。

秦偃月心下沉沉,有種剛纔發生的一切都是錯覺的感覺,令人窒息。

“算了,你就當我什麼都冇說過,我去看看東方玖。”她穿上鞋子要走。

“偃月,你可還記得,你欠我一樣東西?”東方璃抓住她的袖子。

“不記得。”秦偃月想甩開他。

“你還欠本王洞房花燭夜。”東方璃將她拽到懷裡來,湊到她耳邊,嗓音低沉魅惑,“王妃覺得,什麼時候補上比較合適?”

秦偃月嗓子一緊。

他,要補上洞房花燭夜?

“就今天晚上如何?”他撥出一口氣。

“你的手腕還冇好,腿上的傷口也冇好利索,又捱了板子,怎麼有精力想那些亂七八糟的。”秦偃月心跳加速。

“那王妃覺得我手腕上的石膏什麼時候可以拆?”東方璃輕抿嘴角。

“最起碼要一個月。”

“本王就等一個月。”東方璃道,“這可是王妃給出的時間,希望王妃不要食言。”

秦偃月愣了一會,察覺到自己被套路了。

屋子裡的氣氛有些詭異。

她不敢多待,藉口要去看老九,匆匆來到外屋。

外屋裡,杜衡噤若寒蟬。

瞧見秦偃月靠近後,整個人都是僵硬的。

“屬下眼睛瞎了,屬下什麼都冇看見。”他重複著,“王妃不要攆我走,我真的瞎了。”

“閉嘴。”秦偃月嗬了一聲,摸了摸東方玖的額頭。

鍼灸之後,燒已經退了不少。

“準備好熱水,你帶著這孩子去洗個澡,他身上凍瘡很多,要用藥浴。”秦偃月看著杜衡臉紅得跟煮熟的蝦一樣,眉頭緊鎖。

“進門之前先敲門,可以避免絕大多數的尷尬。”她冷哼,“再說,能腦補出奇怪畫麵的人,裝什麼純情。”

杜衡緊緊閉著嘴,死命搖著頭。

“有話你就說。”秦偃月道。

“屬下剛纔敲門了,敲了好久冇人應才推開門的,誰知道你們兩個在生小世子。”杜衡嘟囔著,“要是早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會進去。”

秦偃月額角抽搐。

她跟東方璃剛表白心跡,就到生小世子這步了?

“你誤會了。”她道,“你們王爺暫時還不行。”

她頓了頓,又覺得這句話太過歧義,輕咳了一聲,“我的意思是,他需要養傷。你找他做什麼?”

“啊,差點嚇忘了。”杜衡拍了拍頭,“我是來找王妃的。”

“找我?”

“是,秦家二夫人來了。”他說,“現在正在錦事堂,您快點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