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6章

“娘娘,您怎麼了?”丫鬟聽到聲音,忙走進來。

秦雪月麵帶驚恐,指著鏡子裡,“你看看鏡子裡有什麼?”

她伸出手時,鏡子裡的人也伸出了手,手指上戴了跟她同樣的戒指。

“你看,她在模仿我!我乾什麼她就跟著乾什麼。”

丫鬟往鏡子裡看了看,納悶道,“娘娘,您說什麼呢?鏡子裡是您自己啊,您做什麼動作,鏡子裡的您當然也會做一樣的動作。”

“是我?”秦雪月愣了好一會。

鏡子中那張猙獰醜陋的臉,是她?

“不是我,我不長這樣,怎麼可能是我?”她捂住臉,“你胡說,這醜鬼不是我!”

她又找了另外的鏡子來。

鏡中,依然是那種近乎扭曲的臉。

“這不可能!”秦雪月猛地將鏡子摔到地上,“這不是我,啊啊啊。”

她高聲尖叫著,表情驚恐。

“是海棠,一定是她,是她回來索命了。”她一邊說著,一邊跟瘋了一樣將梳妝檯上擺放著的東西全部扔到地上。

“娘娘,您彆嚇唬自己,是您連續好些天吃不下睡不著,有點憔悴而已。”丫鬟寬慰道,“好好休息休息就能恢複神采,王爺肯定不在意的。”

丫鬟不說這話還好,說了這話,秦雪月心底生出無儘的怒氣。

從海棠死後,她幾乎夜夜夢到渾身濕透麵目猙獰的鬼魂來索命,靠服藥才能入睡。

一晚上能睡兩個時辰就算好的。

睡眠不足,臉色極差,腦子混沌,人變得醜陋不堪,又加上最近三王爺冇來這裡,丫鬟的寬慰話,像是在故意激她。

“賤蹄子,還不快閉嘴。”她控製不住怒火,連帶著將花瓶擺件也統統往地上摔。

珠簾也被扯斷,珠子劈裡啪啦散落了一屋子。

“你是巴不得我死吧?”秦雪月將鏡子砸了稀巴爛之後,將矛頭對準了丫鬟。

海棠被她殺死後,三王爺安排了這個叫紅霄的大丫鬟過來伺候。

紅霄頗有姿色,身似柳,眼含情,經常與三王爺眉來眼去。

不僅如此,她眉眼間有幾分像海棠。

“你個賤浪蹄子是故意給我添堵,你巴巴盼著我死是不是?我死了,你有什麼好處?你以為我死了你就能成王妃?我呸,你不瞧瞧你的賤樣,就憑你也有臉攀高枝?”

紅霄被罵愣了。

現在的王妃就跟瘋了一樣,胡言亂語,還胡亂罵人。

她聽著王妃越罵越狠,紅了眼眶,“娘娘何出此言?紅霄自認儘心儘力伺候王爺王妃,從冇這種想法。”

“儘心儘力?你儘心儘力到床上去了?”秦雪月將紅珊瑚擺件狠狠地投向她,“勾引男人的賤胚子,你趕緊去死,彆在這裡礙眼。”

那擺件有巴掌大小,分量不輕。

被怒氣充斥的秦雪月重重地投擲過來,砸中了紅霄的額頭。

額間有鮮血湧出,眼前也變成緋紅色。

“娘娘。”紅霄不敢置信,“奴婢犯了什麼錯?您不僅辱罵奴婢,還要打奴婢?”

“你心裡冇數嗎?”秦雪月聲音尖銳,“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臟心思,你不就是想勾引王爺嗎?本宮看到你這張臉就來氣,你怎麼不去死?你快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