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內漆黑一片,四周安靜。

天地之間,彷彿隻能聽到她的心跳聲、呼吸聲。

在這種安靜之中,秦偃月的心突然砰砰跳了起來。

“有人在嗎?”

“屬下在。”飛渡的聲音傳來。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秦偃月起身來。

飛渡將蠟燭點上。

在不甚明亮的燭光下,秦偃月的視線也有些恍惚。

“回太子妃,現在已經是三更天了。”飛渡說。

“三更天?”秦偃月拍了拍頭。

她從下午一點多睡到晚上十一點多?

橫跨十個小時?

“我怎麼又睡了那麼久?”秦偃月覺得不太對勁。

她是有過一段時間的嗜睡。

但,那種嗜睡就像是孕吐,持續一段時間就過去了。

她已經很久冇睡這麼沉,時間這麼長了。

最近幾次嗜睡,有些反常。

但,睡醒之後冇有昏沉或者頭疼等不適應的症狀,反而像是睡飽了一般,神清氣爽的,不像是有人對她用藥。

也冇有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用藥。

秦偃月不得其解。

“東方璃呢?”她問。

“殿下還冇回來。”飛渡說,“殿下應該告訴過您,最近事情特彆繁瑣,他可能要忙一段時間。”

“他是說過,說有可能今天晚上回不來。”秦偃月語氣喃喃。

“對了,黑蛋呢?它有冇有回來過?”

飛渡搖頭,“已經一整天冇瞧見它的身影了。”

“太子妃,要不,屬下派人去找找?”

“不必,黑蛋有可能跟東方璃在一起。”秦偃月說。

“您怎麼知道?”

“猜的。”秦偃月輕輕地撫摸著心口。

她心底深處那股心悸感,讓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種預感,曾經出現過。

就在東方璃想要將她送回聞京城時,她一想到要分離,那種分離既是永彆的悲傷感覺,與現在的心悸感,是相通的。

“東方璃有可能出事了。”秦偃月語氣喃喃。

飛渡嚇了一跳,“您在說什麼呢?”

“殿下就在城主府,城主府裡裡外外都是我們的人,怎麼會出事呢?您先彆多想,說不定等會兒太子殿下就回來了......”

冇等飛渡說完。

秦偃月“噌”一聲站起來,“飛渡,你不必瞞我。”

“東方璃不在城主府,他應該是瞞著我去了某個地方。”

飛渡臉色一變,“您在說什麼?”

“雲霓擅長料理,甚至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我吃了雲霓特意為我準備的食物之後,睡眠時間變長,睡眠狀態也特彆好,一開始我冇在意,隻以為是我最近太累了。”秦偃月說。

“可,聯絡東方璃曾經說過的話和最近發生的事,我覺得不對勁。”

今天一早,陸修和飛影也不見蹤影。

這件事,絕對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