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意思是說,蠢奴才早就知道青龍護法也來到這裡搶奪什麼石頭,這才故意偷偷摸摸進山?”黑蛋點著頭。

“怪不得呢,是我錯怪他了,我還以為他偷偷摸摸去見彆的小妖精呢。”

“應該是這樣。”秦偃月說,“東方璃怕我遇險,故意將這事隱瞞了。”

“紅蓮公子的信上,說瞭如何治療蠢奴才嗎?”黑蛋跳到東方璃身邊,用爪子戳了戳他的臉,“這樣安靜的蠢奴才,讓本喵有些不習慣。”

“冇有。”秦偃月也坐下來。

“紅蓮公子與青龍護法交集很少,青龍護法的招數非常神秘,莫說紅蓮公子,怕是連黑鴉首領都不知。”

“不過......他倒是給我解釋了透翅蝶。據說,透翅蝶的鱗粉能夠迷惑人的心智,控製人的意識。”

黑蛋舉爪,“也能控製貓的意識。”

秦偃月瞥了它一眼,“還有臉說。”

“本喵又不在意。”黑蛋,“所以,透翅蝶是蠱嗎?”

秦偃月冇有正麵回答。

她的手指在東方璃臉上留戀,“紅蓮公子對此瞭解並不透徹,隻是說了這種透翅蝶原本生活在南陸。”

“又是南陸!”黑蛋想起南陸,毛髮豎豎起來。

“南陸是你的家鄉,你這麼牴觸做什麼?”秦偃月不解。

“我不知道,一想到南陸我就心情煩躁。本喵不喜歡那裡,本喵討厭那裡的一切。不說這個了,紅蓮公子可曾說過,透翅蝶的毒怎麼解?”

“透翅蝶冇毒。”

“冇毒?”

“對,冇毒,隻是會迷惑心智。”秦偃月說,“透翅蝶能將人帶入幻境中,在幻境中,人會被迷惑。但,也僅此而已,透翅蝶的鱗粉不會讓人昏迷甚至死亡。”

“這就納悶了。”黑蛋歪頭,“蠢奴纔是怎麼了?”

秦偃月臉色凝重。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透翅蝶隻是迷惑心智而已,不是造成東方璃昏迷的原因。

“鏟屎官,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懷疑蠢奴纔是中蠱了?有什麼依據?”黑蛋問,“我真的什麼都冇感應到。”

“說起這個,我有個問題要問你。”秦偃月,“如果蠱蟲是死的,你能感應到嗎?”

黑蛋:......

“你這不是廢話嗎?死掉的蠱蟲就跟死掉的細胞一樣,我怎麼能感應到......”

話還冇說完,黑蛋突然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說,莫非,蠢奴才中的是死蠱?”

“那,那他是怎麼中的?既然中了死蠱,那應該對他產生不了多大影響啊,為什麼他還會昏迷不醒?”黑蛋完全不理解。

秦偃月心思沉沉。

她空閒的時候看了很多書。

其中,某本雜記怪談中,她曾看到過一個記載。

有一種蠱蟲,天生就是死蠱,不管怎麼檢測都是死亡狀態,從而讓人放鬆大意。

一旦人放鬆警惕,死蠱趁機進入到體內。

死蠱會利用患者的血肉複活,並且還能支配患者,使患者瘋狂。

這種奇特的蠱蟲,又被稱為黃泉蠱。

黃泉蠱和活蠱不一樣,前者更難處理。

不管是爺爺的記載,還是這個世界上的資料,都冇有記錄黃泉蠱的解決方法。

甚至,連黑蛋都察覺不到蠱蟲的存在。

“喂。”黑蛋嘀嘀咕咕了半天,瞧著秦偃月冇反應,順勢撓了她一爪子,“你在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