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蛋毛髮豎起,“殺手客棧?”

“有人來釋出刺殺任務,有人來接活,他們通過特殊的暗號來對接,因都是在暗處,故而他們都稱為鬼。”姬無煙說,“殺人者,也會被人殺,久而久之,出現了一些專門刺殺殺手的人,名為屠鬼者。”

“鬼客棧的意思便是整個客棧裡的人都變成鬼,也就是屠儘客棧。掌櫃聽到這三個字,便知我是屠鬼者。”

黑蛋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那掌櫃臉色都變了。”

“不對啊,這跟你暴露身份有什麼關係?你還是暴露了!你暴露了自己,我們還怎麼秘密行事?”

姬無煙冷笑,“僅憑一人一貓,想找到黃泉之珠的所在之處,簡直天方夜譚。這間客棧之中,來來往往都是殺手,殺手的訊息比普通人要快很多。從這裡打探訊息,事半功倍。”

黑蛋想了想,也是這麼個道理。

但!

“那你也不能直接自報家門啊。”黑蛋無語子,“你隨便說個名字不就得了,現在好了,我們還冇行動呢,彆人就知道黃泉之珠是姬無煙偷的了。”

“不會。”姬無煙語調淡淡。

“你哪裡來的自信?”黑蛋肚子咕嚕咕嚕叫,“算了,責任在你,我隻負責賣萌的。我餓了,請我吃小魚乾。”

掌櫃很快送了小魚乾來。

姬無煙用過飯,洗過澡。

在黑蛋呼呼大睡時,他下樓與掌櫃談了好一陣。

不知過了多久。

姬無煙將黑蛋提起來,“出發了。”

黑蛋睡得正香甜,睡眼惺忪,奶聲奶氣的,“去哪裡?”

“黃泉之珠的所在地。”姬無煙說。

“這麼快?你找到黃泉之珠了?在什麼地方?”黑蛋來了興致。

“黃泉之珠有無數疑塚,無數傳說,從掌櫃那裡得來的資訊都是些無用的。”姬無煙冷冷地說。

“那你說個屁!”

“拋卻那些無用的資訊,再排除掉已知資訊,結合那首悼亡詩,我圈定了三個位置。”姬無煙瞥了黑蛋一眼,“你說臟話?”

黑蛋叼起一條小魚乾,“你聽岔了,本喵高貴優雅,從不說臟話。你繼續說,哪三個位置?”

“秦偃月說,那首詩的詩名是為薛台悼亡,我問過掌櫃,南陸並無叫薛台的名人,但,有個叫雪花台的地方,恰好,那裡有黃泉之珠的傳說。”姬無煙將地圖展開,指著一個地方。

“雪花台距離皇宮很遠,位於南陸和西陸交接處,是南陸境內唯一一座雪山,雪山常年封山,氣候萬變,非常險要,故而本地人很少去那裡。”

“這個有點牽強。”黑蛋說,“不過,可以列為參考。其他兩個呢?”

“半死梧桐老病身,重泉一念一傷神。”姬無煙道,“梧桐殿。”

“手攜稚子夜歸院,月冷空房不見人。子夜宮。我鎖定的是梧桐殿和子夜宮兩個地方。”

黑蛋:......

“姬無煙,你用腳丫子想想,要是這麼容易猜到,黃泉之珠不早就被人偷走了嗎?哪有這麼直白的?”

雪花台,梧桐殿,子夜宮。

這三個地方,都是詩中出現的地名,對於南陸人來說,一猜就能猜到。

若真是這麼簡單,黃泉之珠豈不是早就暴露了?

“哎。”黑蛋歎了口氣,“像你這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能想到這些已經不容易了。”

“咱們明天先去這裡看看吧。”黑蛋的爪子指著梧桐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