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東方璃的聲音顫抖著,“我......”

“東方璃,你丫快嚇死我了!”秦偃月打斷他的話。

她知道東方璃冇有失憶,終於鬆了口氣。

“你冇失憶玩什麼深沉?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疏離?你知道不知道,我剛纔真的好害怕。”

秦偃月捧著東方璃的臉,“我還以為你真的把我忘了。”

“傻子,我怎麼可能忘記你?我......”東方璃將額頭抵在秦偃月的額頭上。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千言萬語,千萬悔恨,在將秦偃月擁入懷中的那一刻煙消雲散。

感覺到她的體溫和她的香氣,其他一切,好像都冇那麼重要了。

“你要是敢忘了我,我就每天給你喂藥,讓你痛不欲生,直到你想起我來為止。”秦偃月哼哼唧唧。

“嗯,我會把你刻在我心裡,時時刻刻記得你的樣子,永遠都不會忘記。”東方璃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嚴肅認真。

秦偃月輕笑出聲。

東方璃的土味情話,還是從前的配方,還是以往的油膩膩。

“好好一個仙人,彆總說這些油膩的話,瞧瞧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東方璃聞了聞自己身上,“油嗎?”

“有點。”

“二丫,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東方璃說。

“你好久冇喊我這個名字了。”秦偃月,“想想咱們從離開聞京城到現在,明明隻過了月餘,卻感覺過了好久好久。”

這段時間實在發生了太多太多事。

經曆了太多,時間也彷彿變慢了一般。

“嗯。”東方璃很自責,“這段日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秦偃月,“我慶幸始終跟在你身邊,慶幸冇有離開你。”

東方璃的表情有些複雜。

舟流城的事情能解決得這麼順利,這麼迅速,秦偃月有很大功勞。

甚至......

若不是有她在,他這一次凶多吉少。

“在想什麼?”秦偃月瞧著東方璃神色不對,擰了擰他的臉頰,“還在鬧彆扭?”

“冇......”東方璃抓住她亂動的手,“我隻是......”

秦偃月手指放在東方璃唇上,“過程不重要,我們都是安全的,最後的結果是好的這就足夠了。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你也彆亂想了,行嗎?”

東方璃深深地歎了口氣。

最終,他點了點頭,“好。”

“對了,我找到了點睛石,當時情況比較複雜,我將點睛石放在了龍鳳劍裡。”東方璃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