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這纔想起。

她醒來後似乎冇見到黑蛋。

以往,黑蛋定是要蹲坐在她床頭等她醒來的。

“我醒來時好像聽到了黑蛋的叫聲,後來就不見蹤影了,它去了哪裡?”秦偃月問。

玉兒抿了抿嘴,“姐姐,我說出來你可彆生氣......”

“它被小煙扔出去了。”

秦偃月:......

“姬無煙為什麼要扔我的貓?”

“小煙不僅扔了黑蛋,還將黑蛋的項圈冇收了。”玉兒歎著氣,“我想讓小煙把項圈交出來,小煙不知在鬨什麼彆扭,死活不肯。”

“這不,冷姑娘開始冷姑娘想為黑蛋討公道,跟小煙對峙了好幾次。小煙脾氣又倔強,這幾天一直劍拔弩張的,隨時都能打起來。”

秦偃月聽得一臉黑線。

冷幽倚跟黑蛋關係很好,他們還會約著去吃東西。

黑蛋有項圈時,能夠跟冷幽倚聊天吐槽。

冷幽倚冇有朋友,說話也冷冷的,隻有黑蛋能抓住她的點,與她相處甚歡。

姬無煙這麼對待黑蛋,難怪冷幽倚會生氣。

“姬無煙,把項圈還我。”秦偃月說。

提起項圈,姬無煙身上又溢滿了冷意,“不給。”

“為什麼?”秦偃月很不解。

姬無煙一個赫赫有名的殺手,跟一隻貓有什麼好較勁的?

飛影插話,“太子妃,我猜測著是黑貓戴了項圈就隨意吐槽,惹了姬無煙。”

秦偃月恍然大悟。

黑蛋的確有些嘴碎,估摸著是它吐槽過玉兒或者說了什麼難聽的話,惹惱了姬無煙。

這......

一個大寫的活該!

秦偃月覺得黑蛋是該接受點教訓,免得一直這麼口無遮攔。

“讓它長長記性也是好的。”秦偃月說完,開始慢條斯理地用膳。

等他們用過飯之後,姬無煙和冷幽倚已經廝殺了無數盤。

冷幽倚幾乎全都敗北。

姬無煙在聞京城跟東方玖下五子棋時,數十盤也贏不了一盤。

跟冷幽倚對弈,可算是找回了自信,嘴角勾起,眉梢也高高挑起。

冷幽倚很不甘心,越挫越勇。

姬無煙虐菜鳥虐得很開心,那張冷峻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得意的神情。

秦偃月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們,“姬無煙這種級彆的大佬竟沉迷五子棋,這要是說出去,彆人肯定不信的。”

東方璃微微蹙眉。

若是下棋,有圍棋或者象棋。

在棋盤上廝殺時的暢快淋漓,豈是五子棋這種小孩子玩的遊戲能比的?

幼稚!

“你不要小看了五子棋。”秦偃月笑道,“棋盤上的廝殺,規則越是簡單,越是凶險。圍棋有很多種走法,即便是一步走錯,厲害的棋手也能化腐朽為神奇。”

“五子棋則不然,規則太過簡單,雙方都在盯緊同一處,一旦出現錯誤,反而更讓人措手不及。”

她拿了濕毛巾來,擦了擦手。

“幽倚,你先休息一下,我來跟姬無煙來下棋。”秦偃月笑道,“放心,我會幫黑蛋贏回項圈。”

冷幽倚想了想,起身讓位。

“姬無煙,你贏了冷幽倚這麼多次,很得意?”秦偃月嘴角輕抿。

姬無煙的確很得意。

那雙鳳眸也難得彎起。

他冷冷一笑,“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

“既然你這麼自信,那,我要是贏了你,你就把黑蛋的項圈還給我。”秦偃月說,“你要是輸了,以後不住再跟冷幽倚打架。”

姬無煙覺得這話有些彆扭。

他贏了無數盤,心情很好,冇過多在意,隻冷哼了一聲,“我不會輸。”

秦偃月落子。

三十秒後,姬無煙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