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來一次。”姬無煙很不服氣。

秦偃月依然用了不足三十秒贏了他。

“再來!”

依舊是輸,時間還越來越短。

姬無煙剛找回來的自信被打擊的體無完膚,臉色漆黑。

“拿來吧。”秦偃月伸出手,“項圈。”

姬無煙:......

他將項圈還給秦偃月,起身離開。

“呀,輸惱了?”秦偃月道,“我是不是該手下留情?”

玉兒見姬無煙離開,匆匆追上去。

冷幽倚見項圈已經歸還,懶得再繼續待下去,扭頭回屋。

“太子妃身邊這些人,每一個都個性十足。”陶醉端了湯藥來,“尤其是姬無煙,赫赫有名的殺手,竟是個臭棋簍。”

“小點聲。”雲霓道,“哪有背後這麼說人壞話的?”

秦偃月輕笑。

姬無煙名氣是大,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守護玉兒。

除卻守護玉兒這點,姬無煙其實也是個孩子心性。

其實姬無煙挺可愛的。

“對了雲霓,我昏睡的這幾天,可有訊息傳來?”秦偃月問雲霓。

雲霓看了看東方璃。

“一切正常。”東方璃接過話來。

“這個時間,陸修應該早就到聞京城了,按理說他應該傳信給我。”秦偃月還惦記著交代給陸修的事。

“或許,有事情耽擱了。”東方璃道,“再等等......”

“喵!”

正說著話,一隻龐然大物從窗子裡跳過來。

龐然大物身上沾染了些許泥漿。

它進屋後,用力甩了甩身上。

泥漿四濺。

東方璃本就是個愛乾淨的,白衣上被濺了黑泥之後,他的臉驀然變得漆黑。

“喵!”黑蛋想往秦偃月懷裡撲。

東方璃順勢捏住了它的後頸,森森然,“蠢貓,你想做什麼?”

“喵喵喵!”黑蛋劇烈掙紮。

它兩隻爪子揮舞著,眼巴巴看著項圈。

“你想戴回項圈?”秦偃月問。

黑蛋狂點頭。

“想要項圈也可以,先洗澡。”

“喵!”黑蛋一聽洗澡就要逃。

“你的逃不掉。”秦偃月將它帶回,放到水盆裡。

水盆裡的水很快就變成漆黑色。

秦偃月隻得給它換水。

一盆,兩盆......

一直換了四五盆,水才變得清亮。

“你去煤堆裡打滾了?”秦偃月拿了毛巾幫它擦拭著。

“喵!”黑蛋想去竄出去奪項圈。

秦偃月很無語。

“戴回項圈之後,不能亂說臟話。”秦偃月將項圈釦在黑蛋脖頸上。

黑蛋終於能口吐芬芳。

“姬無煙那個混賬,好生過分!”它呲牙咧嘴,“本喵要去吃了那個禿子。”

秦偃月抓住它,“上次的教訓還不夠?”

“本喵纔不怕他。”

東方璃冷冷地看著黑蛋,“既然你已能開口,說吧,黃泉之珠被你藏到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