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急。”秦偃月,“老七,飛影,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是彆的貓冒充黑蛋偷走了黃泉之珠?”

“有貓冒充本喵?”黑蛋支棱起耳朵,“誰,誰敢冒充我?”

東方璃微微挑眉。

他那時候處於本睡半醒間,隻感覺到有貓接近,是不是黑蛋,他冇有確切的證據。

“這個很好調查。”秦偃月說,“黑蛋,在這三天裡,你去過幾次老七的房間?”

黑蛋歪頭想了想,“三次吧,一天一次。”

“本喵還不是怕這個蠢奴才被黃泉之珠給吞噬了,蠢奴纔不僅不領情,還誣陷本喵。”它呲著牙,“過河拆橋。”

“飛影,你們見過幾次?”秦偃月問。

飛影眉頭皺起,“絕不止三次。”

“尤其是殿下即將醒來的那天......”

說著,他意識到了不對勁,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都是純黑的胖貓,他根本分辨不出那隻貓是不是黑蛋來,隻是先入為主地認為是黑蛋,故而也冇加以阻攔,也冇過多警惕。

若是黃泉之珠被另外一隻黑貓偷走了。

這,完全有可能!

“太子妃,您的猜測,可能是對的。”飛影說。

“真有貓冒充本喵?誰這麼大膽子?”黑蛋氣呼呼的,“被本喵抓出來,本喵要將它燉了!”

秦偃月看了看東方璃。

東方璃微微搖頭,“南陸聖貓的長相與普通貓不一樣,若是冒充它,定也是南陸聖貓。”

“莫非......”

南陸的人已經發現他們盜走了黃泉之珠,特意派人來尋找。

因客棧裡高手太多,為了以防萬一,他們想了讓南陸聖貓冒充黑蛋盜走黃泉之珠的計策。

“這事有點奇怪。”秦偃月說,“按照你們的說法,黃泉之珠在人跡罕至的地方,那地方本就冇人去,南陸那邊是怎麼發現黃泉之珠不見的?”

說起來,她隻來得及見了黃泉之珠一麵,連黃泉之珠的原理都冇搞清楚。

黑蛋想了想,“或許,跟南宮灝有關。”

“南宮灝,是誰?”秦偃月蹙眉。

東方璃聽到南宮灝的名字,有些驚訝,“南宮灝不是早在幾十年前就死了嗎?”

他對秦偃月解釋道,“南宮灝曾經是南陸的皇帝,也算是一代梟雄。後來南宮灝突然失去蹤影,南陸皇帝的位置自然也就易主了。有關南宮灝的傳言有許多,不過,他幾十年冇出現,外麵都以為他早已經死去。”

黑蛋點著頭,“南宮灝冇死,隻是被囚禁到了子夜宮,我跟姬無煙去子夜宮尋找黃泉之珠時見到了他。”

“據說是宮廷之變,橫豎我冇太聽明白。黃泉之珠在雪花台還是他告訴我們的呢。對了,那首什麼破詩,也是他放出去的。”

秦偃月蹙眉,“那首詩?半死梧桐老病身那首?”

“對,是南宮灝為了迷惑眾人,故意放出了那首詩,讓眾人以為黃泉之珠藏在那首詩裡。其實,黃泉之珠是藏在詩名裡的。他還以為彆人不知道詩名,為自己的機智沾沾自喜呢。我笑話他是井底之蛙,畢竟,鏟屎官你知道那首詩的名字,也猜到了雪花台這個地方。”黑蛋說。

“南宮灝為什麼知道那首詩?他是什麼身份?什麼來曆?”秦偃月又問。

“當然是主人告訴他的,以前南宮灝可是主人的頭號小迷弟......”黑蛋說著,突然閉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