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醜姑娘一臉擔心,“相公,你咳嗽得越來越厲害,再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的。”

“我這就去求陸覲老祖宗,老祖宗肯定有辦法。”醜姑娘說,“或者,我去給太子妃寫信,太子妃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治肺癆。”

“對了,太子妃師承天靈道人,她可以治肺癆,肺癆對於她來說不是什麼絕症,我這就去......”

啪!

六皇子將藥碗扔到地上,“笑話,我即便是死,也絕對不會去求那個女人。我不是肺癆,我怎麼可能會得肺癆?”

咳咳咳......

六皇子一激動,又咳嗽起來。

一聲比一聲猛烈,醜姑娘在一旁聽得觸目驚心。

“相公......”

“彆用這種稱呼喊我,你每喊我一次,我都想吐。”六皇子眼中滿是厭惡,“滾,有多遠滾多遠......”

“再過不了幾天,我就能徹底翻身,到時候,我依然左擁右抱,你算什麼東西,一個活脫脫的黑胖醜,有什麼資格出現在我跟前?你趁早給我滾,彆在這裡礙眼......”

醜姑娘垂下眸子。

她將六皇子的每一句話都聽在耳朵裡。

“我醜?我胖?”她聲音沉沉。

“醜到吐,胖的令人噁心,滾!以最快的速度滾出我的視線!”六皇子不想看醜姑孃的臉。

“我令你噁心?你想讓我滾?你想拋棄我去左擁右抱?”醜姑娘雙手交叉,手指被掰得哢嚓哢嚓直響,“嗯?”

“你想乾什麼?”六皇子看著醜姑娘一步步逼近,嗬斥道,“你要是敢過來......”

“我過來怎麼了?”醜姑娘走到六皇子跟前,單手舉起了他。

她因太過生氣,家鄉話都蹦出來了,“俺娘說了,男人要疼,但是不能慣著。俺最近就是太慣著你了,讓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個醜八怪,放我下來!”六皇子氣得吐血。

被一個女人舉在半空,被人看到,他不用活了。

“不放!”

“你個醜八怪!不可理喻!趕緊放我下來!”

“我說了不放就不放。”

“你!”

“你要是想讓我放你下來也可以,向我道歉,或者向我求饒。”醜姑娘說。

六皇子不想妥協,不想求饒,默默閉上眼睛。

“從咱們兩個拜堂成親那一刻開始,你就是俺的人了。”醜姑娘說,“就因為你是俺的人,俺才照顧你,疼你,儘量滿足你的要求,但俺絕對不是好欺負的,也不是冇底線對你好的。”

“俺伺候你這大半年,每天換個花樣給你做飯,給你熬藥,你一點也不感激嗎?你說俺醜,說俺胖,你難道冇發現,這半年來俺已經瘦了五十斤?俺每天都在進步,你卻一點都看不見!”

“你說俺配不上你?你不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的鬼樣子,這六王府冇有一個人敢來,隻有俺,俺始終都陪著你,為了你,我減肥,我學做飯,每天熬藥,為你做牛做馬,你卻視而不見!你的心呢?”

“你王府裡的人知道你得了肺癆之後,將王府中能拿的東西都拿走了,冇有一個人肯留下。但俺不在乎,俺不在乎你病了,不在乎你冇了權勢,俺在乎的隻有你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