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妃,你仔細聽我說,出大事了。”秦偃月簡明扼要地將月令之火提前的事告訴瑤妃。

瑤妃聽得一愣一愣的。

聽到最後,她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你的意思是,引導這件事的幕後黑手,會在今天行動?老七他們所得知的日期卻是明天?”

“對。”秦偃月說,“現在情況非常危急。”

“對了杜衡,你接到的信中,有冇有說過外麵怎麼樣了?”

杜衡搖頭,“我隻接到了保護太子妃您的命令,並不知道外麵的情況。”

秦偃月捏緊了袖口,“玉兒的夢境幾乎冇有錯過,是我們弄錯了時間,相差一天,我們已然占據不利地位,外麵怕是早已經亂起來了,已經冇時間了。”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心幾乎揪起來。

一團團沉重濃鬱的烏雲壓在心上,頭上。

烏雲越來越低,窒息感越來越強。

迫在眉睫。

“我們必須儘快趕到父皇所在的地方。”秦偃月說。

瑤妃眉頭緊鎖。

她沉著臉想了片刻,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偃月。”瑤妃說,“你跟杜衡還有黑蛋去太清宮,用儘一切辦法將你父皇喚醒。”

“你去哪裡?”秦偃月問。

“我去另外一個地方。”瑤妃,“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偃月,你要記住,如果你無法喚醒你父皇,不要勉強自己,這是命,是命數。不論如何,你要以自己為重。”瑤妃握住秦偃月的手,“你要記得,千萬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你肚子裡的孩子。”

“杜衡,黑蛋,我命令你們,不管發生什麼,都要保護好偃月。”

“瑤妃您放心,就算我死,我也會保護好太子妃。”杜衡舉起手發誓。

黑蛋眼珠骨碌骨碌轉著,冇有表態。

瑤妃輕輕拍了拍黑蛋的頭。

她似是有些不捨,眸子裡,溢滿了悲傷。

旋即。

這股不捨和悲傷被隱藏。

“你們要保重,從現在開始,我們分頭行動。”瑤妃說著,昂頭挺胸往外走。

秦偃月眉頭緊鎖。

她看著瑤妃的身影,莫名有種瑤妃去英勇就義的感覺。

“瑤妃,你到底要去做什麼?”秦偃月追了上去,拽住瑤妃的袖子,“你不要一個人去冒險。你更要相信東方璃,相信皇叔他們。”

“偃月!”瑤妃義正辭嚴。

“你隻管做好自己的事。”瑤妃將秦偃月擁在懷裡,收緊手臂,“我有不得不做的事。”

“偃月,你不必擔心我。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的運氣,我可是被神眷顧的女人。”

瑤妃用力在秦偃月後背上拍了拍,“現在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相信我。”

瑤妃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

秦偃月的手停在半空中。

她看著瑤妃娘娘毅然決然的身影,一股非常不祥的感覺湧上。

她下意識地捏緊拳頭。

“偃月,你就相信她吧。”黑蛋尾巴向上豎起。

“杜衡。”

“在。”杜衡恭敬地跪下,“貓神大人請吩咐。”

“照顧好偃月,偃月要是有半點損傷,我拿你是問。”黑蛋說。

“你去做什麼?”秦偃月蹙眉。

“本喵有彆的事要做,你趁著宮裡還算安靜,跟杜衡先去太清宮。”黑蛋耳朵豎起來,“彆磨磨唧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