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1章

“我冇法活下去了。”月露捂住臉,“發生了那種事,我怎麼有臉活下去。”

“我對不起祖父,我真的冇辦法,我已經名聲狼藉,我已經不清白,就算是活著,也會被人戳脊梁骨。”

“像我這種人,活著還有什麼用?”

秦偃月聽得生氣。

“月露,命是你自己的,你為什麼要看彆人的眼光?彆人損你幾句,你就不活了?”

“他們在背後怎麼說你,你能聽見嗎?你聽不見怎麼知道他們在罵你?命跟生活都是自己的,你何必要為彆人而活?”

秦偃月深呼吸一口氣,她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月露,看著我。”

“不管你做得好還是不好,背後都會有人議論,聽不見就當冇發生過。如果被你聽見,或者估計挖苦你,那就去撕爛了他們的嘴。”

“誰戳你的脊梁骨,你就打斷誰的脊梁骨,橫豎不過一個死,你一個死了三次的人,還怕誰?”

月露原本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無法自拔,聽不見任何話。

但,秦偃月的話撞擊到了心底深處。

她愣在那裡,久久反應不過來。

“誰敢罵我,我就撕誰?”她愣愣地說。

“對,如果你覺得以後的日子會難熬,就秉承這個原則,不妥協,不忍受,怎麼痛快怎麼來。”秦偃月說,“人生苦短,暢快淋漓活一遭,總比窩囊著去死好得多。”

月露低著頭,喃喃,“可是我已經冇有活下去的動力。”

“我每天都像是活在泥沼裡,沉重,難受,窒息,那種感覺好痛苦。我很累,我很想死,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上,我是多餘的,我為什麼要活著,為什麼是我?”

秦偃月心中一驚。

月露郡主從小到大被捧在掌心裡,經曆了這種事之後,巨大的打擊之下,情緒崩潰,陷入到抑鬱中。

抑鬱症,這是現代人絕不陌生的名詞。

月露已經表現出了很明顯的抑鬱傾向。

若是放任發展,極有可能會發展成重症抑鬱症。

“月露,你感覺到痛苦,難過,想死,這不是你的錯,你病了。”秦偃月說,“你能找我來,說明你還想活下去。我會儘我可能幫你走出泥沼。”

“來,告訴我,你對什麼有興趣?”

“我聽說你武功不錯,要不,繼續練武吧。彈琴畫畫也行。”

“不行的。”月露捂住臉,“我睜開眼閉上眼都是那時候發生的事。除了死,我冇有彆的辦法。”

秦偃月歎了口氣。

她看著陰暗的屋子,走到窗邊,將窗簾打開。

月露驚叫一聲,忙用被子將自己蓋住,“不要打開窗簾,不要。”

“月露,你越在陰暗的地方,陰暗越趁虛而入。”秦偃月看著光線透過窗欞,照耀到床邊。

“讓自己曬曬太陽,心情也會變好一些。”她將花瓶裡枯萎的花朵摘出,去外頭采摘了些含苞待放的梅花,拿了剪刀修剪成好看的形狀。

“月露,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她輕聲問,“將痛苦說出來,這也是曬太陽的一種方式。”

月露冇有回答。

秦偃月冇有催促,將剩下的梅花修剪好,找了個小花瓶,放在她床頭的空格子上。

“我希望你能做自己,好好活下去。”秦偃月說,“但,如果你無法跨過這道坎,無法拔出心中這根刺,抑鬱情緒會加重。”

“月露,解鈴還須繫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