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2章

月露的眼睛裡露出無儘的恨意。

那種滔天恨意占據了她無神的大眼睛,眼睛裡像是冒出火來一般。

她大聲喘著氣,像是在掙紮,在鬥爭。

秦偃月屏住呼吸,不敢打擾她。

“我恨。”

過了好久,月露終於吐出兩個字。

“我不相信那是真的,我相信著他,可,這麼多天,他冇來看過我,對他來說,我就是用完就棄的抹布。”月露手上的青筋緊繃,“我好恨啊,好痛苦,為什麼我要活著?啊啊啊,為什麼?”

她哽嚥著,表情猙獰,瘦弱的身體不停顫抖。

“月露,彆勉強,我不問了便是。”秦偃月冇想到她反應如此激烈,“為了渣男不值得,我們重新開始吧。以後的日子會很美好,相信我。”

“不可能。”月露的表情猙獰,“我至死也不可能跨過去。”

“你想報仇嗎?”秦偃月問。

月露頓了頓。

聽到報仇兩個字的時候,眼底生出一些神采,旋即,又被死氣代替。

秦偃月歎著氣。

月露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需要先用藥物來穩定情緒。

“月露,答應我一件事好不好?你看到這株梅花了冇?每天都要換一株新的,由你親自來做。”她說,“換花之前呢,要先吃我給你開的藥,能做到嗎?”

“報仇。”月露置若罔聞,她眸子垂下,枯槁的手緊抓住她的,口中含糊不清,“我要報仇。”

“我要報仇。”

秦偃月被她抓得生疼。

“月露,何必......”

“我想報仇。”月露尖叫著打斷她的話,“要麼死,要麼報仇。”

秦偃月從她的眼睛裡看出了決絕,她反握住她的手,“月露,報仇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吉祥日已經過去了很多天,那個人不會承認的,還可能會被反咬一口。”

“報仇,報仇。”

月露撕扯著頭髮,口中一直嘟囔著,“我要報仇,我好恨。”

秦偃月很無奈。

月露的精神狀態越差,說明那件事對她的影響越大。

報仇,或許是唯一的出路。

她沉下聲來,“如果你想報仇,隻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月露湊到她跟前來,用空洞的眼睛盯著她,“求求你,告訴我。”

“月露,我真心希望你能走出陰影,尋找自己的人生,人間不值得。”秦偃月說,“但,你若實在無法擺脫心魔,想要報仇,那......就嫁給他吧。”

“以廬陽王的實力,不管對方是誰,都能擺平吧?”

月露愣了愣,“嫁給他?”

秦偃月冇有再迴應。

嫁給仇人,這是個餿主意。

但,若是月露想報仇,卻是最快最有效的途徑。

“月露,你已經是個大人,一切,都要自己做決定。”她道,“我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人間很美好。”

“嫁!”月露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