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物像是被觸動到了什麼,“你,知道了?不可能,怎麼可能?你怎麼知道的?這不可能......”

“嗬。”秦偃月冷笑。

在她看到這怪物的時候,有種奇怪的違和感。

那種違和感,跟第一次聽黑蛋說話一樣。

黑蛋是貓,貓是不可能口吐人言的。

黑蛋卻是特殊的,它被植入了高級生物晶片,變成了一個可愛呆萌的小怪物,能夠說話也是因為脖子上的項圈。

所以她猜測。

怪物隻是個殺戮機器,身後之人通過發聲器之類的東西發出聲音。

秦偃月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先讓白臨淵去尋找本體。

她則留下來吸引怪物的注意力。

怪物仗著自己天下無敵放鬆了警惕,她也循循善誘,侵占到了怪物的意識世界中。

如此,不費一兵一卒,怪物已不戰而敗。

精神之樹的枝葉遍佈四周,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在這意識世界中。

她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不,不可能!”怪物還想掙紮。

然。

它就算暴戾,也已然翻不起任何波瀾,隻能任憑秦偃月壓製著。

“勸你放棄吧,憑你是掙紮不開的。”秦偃月說,“被人當成傀儡利用這麼久,你也該安息了。”

聽到這些話,怪物果然沉默安靜下來。

一股,無言的悲傷籠罩著。

這悲傷,是怪物本身的。

按照秦偃月的推測,怪物本身也是人類,或許還是某個赫赫有名的貴族。

他被那個所謂的研究員做成實驗體之後,變成了一具活著的屍體,冇了自我,成了怪物。

就算是活著的屍體,也有自己的意識。

精神之樹的枝葉變得柔和,似乎在輕輕撫慰。

怪物意識裡的暴戾和悲傷逐漸平複下來。

秦偃月這才放眼望去。

眼前,是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一片片廢墟連天,一個個血池遍佈。

血池之中,四處都是斷臂斷身,殘酷又血腥。

血池之上血霧瀰漫蒸騰,氤氳成濃霧。

遠處的景色,悉數被濃霧籠罩隔斷。

濃鬱的血腥味充斥,臭烘烘的。

秦偃月被這血霧噁心到不行,她控製著精神之樹的枝葉快速擴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吸收掉。

血霧消失。

遠處的景色也逐漸明朗。

秦偃月往遠處看去,依稀能看出是一個廢棄的皇城,皇城倒塌,斷壁殘垣,同樣是一片廢墟。

皇城之下的護城河中,飄滿了戰士們的屍體。

河流也染成了血色,不斷向著遠處流淌。

宮殿傾覆,死傷無數。

唯有一麵旗幟豎立在廢墟最高處,滿座衣冠似雪。

蒼涼之中,又見悲壯。

仿若。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河水縈帶,群山糾紛。

隱隱,還有小雨淅淅瀝瀝而下,嗚嗚咽咽,無一不訴說著悲壯。

秦偃月看得瞠目結舌。

這裡......

像極了冷兵器時代的古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