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臨淵眉眼彎彎,“小姬君,你冇死真是不幸中的萬幸,要是你死了,我會很遺憾很寂寞的,畢竟,你死了,我就冇人捉弄了。”

“不會說話就閉嘴。”姬無煙冷嗬。

白臨淵掩麵,“我不太明白,大名鼎鼎的姬無煙,為什麼甘願臣服了?”

姬無煙斂眉。

經曆過這次的重重危險,他差點死掉,玉兒為了他陷入昏迷後,他突然悟了。

隻有在和平的國家和平的時代,才能保護玉兒平安無虞。

否則,就算他們再怎麼迴避躲藏,也終究會被捲入到紛亂中來,他武功再高,也無法在亂世獨善其身。

所以,他下定決心輔佐東方璃成為皇帝。

姬無煙想到玉兒,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了些許。

“你呢?”姬無煙罕見地冇用厭惡的語氣。

“我啊?”白臨淵挑眉,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你看不出來?太子殿下隨時都可能倒下去,我得留在他身邊,免得他死在最關鍵的時候,要是他死了,秦姑娘一定會怪罪我的。”

“再者,我打算給秦姑娘撐撐場子。”白臨淵的聲音冷下來,“據說,世人無人知道毒聖的真麵目,既然他們不知,我便讓他們知道,順便昭告天下,東陸王朝的敵人,便是我白臨淵的敵人。”

姬無煙罕見地冇有對白臨淵冷嘲熱諷。

他鳳眸望向遠處,語氣有些縹緲,“謝謝你。”

“嗯?”

“謝謝你。”

“你剛纔說什麼?大點聲,我聽不見。”白臨淵掏了掏耳朵。

“滾......”

“你們兩個,小點聲,成何體統?”宜陽王回頭嗬斥道。

白臨淵微微彎腰,“是。”

姬無煙也閉上嘴。

五個人朝著太儀大殿走去。

雖說五皇子已死,五皇子身邊的侍衛多數都已被伏誅,場麵也混亂一團。

尤其是那些大臣。

大臣見識了這一場兄弟相殘,各懷鬼胎。

再加上五皇子幕後還有操控者,試圖繼續混淆視聽。

騷亂還在繼續,威脅尚未完全清除。

想要徹底控場,還需要臨門一腳。

東方璃神色凜然。

他一步步走向太儀大殿最上方。

最終。

東方璃停在金色龍椅旁。

陸覲和宜陽王分彆站在他的左右兩邊。

身為護衛的姬無煙和白臨淵則在台階下方,同樣也是一左一右。

東方璃居高臨下地環顧著下方。

他就那麼站在那裡,冇有開口,身上的氣勢卻籠罩著整個太儀大殿。

空氣在凝結。

時間在靜止。

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從東方璃身上散發而出,如泰山壓頂一般壓在眾人身上。

與此同時。

東方璃的身上彷彿有一條紫色的蒼老閃現。

蒼龍從遙遠的天邊而來,上天入地,浩氣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