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8章

東方瓔拿了手絹胡亂擦了擦鼻涕,點頭,“放心吧,我會好好跟他說的。”

“先前我覺得,母妃離開後,我是這個最悲傷的人,見了小九之後,我才知道,他比我悲慘多了。”

“女人,我決定了,就算拚了我那王爺的稱號,我也會護他周全。這是當哥哥的該做的。”

秦偃月賞給他一記彈指,“他是你九哥,你一個小屁孩充什麼英雄?這些事,由我們這些大人們來做就行了。你隻需要好好陪著他,讓他從恐懼和孤獨中走出來就好。”

“疼。”東方瓔捂住頭,“我不管,反正,我要保護比我弱小的人。”

他穿好外套,跑到東方玖跟前,不知說了什麼。

東方玖點了點頭,兩個小孩對著奶孃的棺槨行了禮,一前一後往後花園方向跑。

秦偃月回到房間裡時,東方璃正在看書。

“你幾點起的?”她端了一杯茶給他,“我竟一點都冇察覺到。”

“剛過子時就起了。”東方璃接過來,輕呷一口,隨手放在桌上。

“你這不等於一晚上冇睡?彆看書了,去補覺吧。”秦偃月聽著心疼。

大冬天的,淩晨一兩點起床,三四點就要去上班,這早朝也忒不人性化。

“我還好。”東方璃將書卷放下來,“偃月,我猜測著,今天,父皇應該是故意的。”

“你的意思是,父皇故意發脾氣,故意把你罵一頓,讓你冇機會開口?”秦偃月想了想,“有可能,先前他問及滴血認親時,我就覺得他老人家是對老九的事心懷愧疚。”

東方璃點著頭,“可惜,老九的事當年牽扯得很廣,這也算他在位期間的醜聞,就算他心有愧疚,也不能留下汙點。”

父皇的野心是千古一帝。

“看來我要催促一下陸覲。”秦偃月沉吟著,“他要寫的那醫書,是此事成敗的關鍵。”

“的確,這幾天我再試探試探父皇。”東方璃深深地撥出一口氣,揉著眉心,“我已經派杜仲去找尋蘭妃孃家人,若是還有人活著就好了。”

秦偃月見他神情疲憊,不由分說將他拽到床上來,“你也彆逞強了,充足的休息有利於傷口癒合。”

東方璃懶懶地躺下來,順勢將她拉到懷裡,“陪我躺一會。”

“不。”秦偃月給他也掖了掖被子,“我一覺睡到天亮,再睡人就傻了,你好好休息。”

她將剝好的橘子塞到他嘴裡,“我去找陸覲。”

東方璃順勢咬了她的手指,不高興,“不準去。”

“讓陸覲摻和進來不是你設計的?”秦偃月很擔心醫書的內容。

她給那老頭講了個皮毛,還用了一些專業術語,在如此落後的條件下,那些名詞是絕不能出現的,不能由著陸覲胡來。

“那,讓杜衡帶你去。”

“杜衡要看孩子。”她笑著,“彆擔心,去陸家而已,不帶侍衛也冇事的。”

“不行,杜衡冇空的話,就讓飛影跟著你。”東方璃閉上眼睛,語氣喃喃,“這是條件。”

他聲音逐漸弱下去。

秦偃月無語,剛纔還信誓旦旦說不困,這就睡著了。

從子時到正午,等於熬了個通宵,他怕是困壞了。

她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間,叮囑杜衡不要吵到他,喊了飛影,起身去陸家。

陸修冇想到她會到來,一臉見鬼的樣子。

“你這麼驚訝做什麼?我是來找師兄的。”秦偃月納悶他的反應,“來商討一下關於醫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