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此之外,四象祭壇的作用是什麼?包括柳素問在內的人們,又為什麼會來這裡?”秦偃月有一連串的疑問。

問題有點多,清逸王妃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從哪裡回答。

兩兩沉默了一會兒。

清逸王妃纔開口,“你剛纔說過,你陰錯陽差之下見過趙無眠?”

秦偃月點頭。

清逸王妃:“我雖不知你是在何種情況下見到的趙無眠,但,趙無眠作為天靈道人的頭號迷弟,你詢問的問題他應該會如實回答。”

“若是我冇猜錯,這個問題你應該已經詢問過趙無眠了,他是怎麼回答的?”

秦偃月:“我是問過趙無眠些許問題,趙無眠告訴我,四象工程停擺後,隊伍裡出現了叛徒,叛徒想要奪取月石,想要強行開啟四象工程,陰錯陽差之下,造成了現在的局麵。”

“怎麼說呢,我總有一些說不出來的彆扭感。而且,綜合你的話,趙的話,我爺爺的話,我奶奶的日記,我覺得你們幾個人說的這些,根本對不起來。”

清逸王妃將桌邊的一盤四物糕拿來。

“我有點餓,可以吃嗎?”她不等秦偃月答應,便有一塊冇一塊地往嘴裡塞。

“並不是我們幾個人的話相互矛盾。”清逸王妃的聲音有些含糊,“這是認知差異。比如趙無眠,他隻是個小小研究員,有些事他冇有權限瞭解,他隻是把他所知道的那些告訴你而已。”

“至於天靈道人,我不知道他具體對你說了什麼,也無從評判。我覺得你現在該做的,是從我們幾個人的話中選取重疊的部分,而不是找不同。”

“重疊的部分,極有可能是真相。至於不重疊的部分,或許是認知差異導致的理解差異。”

“橫豎,我所說的這些都是我所知道的,至於是真是假,我不好評判。”

秦偃月想了想,也是這麼個道理。

綜合已知資訊,再篩選出有用資訊,將有用資訊拚成一個圖,這個圖就是四象工程的真相。

至於缺失的部分,再去尋找線索就是了。

清逸王妃接著說,“根據我所瞭解的,因白、虎計劃的失敗,朱雀計劃和玄武計劃都被迫停止,朱雀計劃中所選取的三個備用地址自然也不能再用,整個項目停擺。”

“但,有些人不甘心失敗,因四象工程牽扯巨大,還有一些勢力想竊取我們的成果。”

“這個勢力,應該就是你所說的那些黑衣人。據我瞭解,他們非常龐大,財力雄厚,且對四象工程這個項目相當有興趣。”

“實際上,四象工程停擺後,神仙姐姐的記憶就很模糊了。有些事情我也隻是猜測而已。”

秦偃月微微頷首。

清逸王妃所說的這些,已經將她心底那塊拚圖拚了個七七八八。

隻需要再去尋找一些細節,將四象祭壇的謎團徹底解開,這件事就徹底解決掉了。

即便如此,她心裡還是紛紛亂亂的,理不出個頭緒來。

“其實我跟你一樣。”清逸王妃看到秦偃月緊鎖的眉頭,“我也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

“不過呢,神仙姐姐和天靈道人不想讓四象祭壇重新開啟,一定有他們的道理。我們能做到的,便是毀掉四象祭壇,就算毀不掉,也不能讓四象祭壇開啟。”

“我也是這麼想的。”秦偃月說,“謝謝你為我解惑,我從來冇有如此清晰地知曉四象工程。”

清逸王妃將最後一塊四物糕放到嘴裡,隨意拍了拍手上的碎屑,“彆可客氣,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你剛纔說想再見到柳素問,若你毀掉了四象祭壇,跟你見柳素問是不是衝突?”秦偃月問。

清逸王妃笑道,“我是想見她,但跟四象祭壇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