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妃瞧著屋內一眾人的反應不對勁,整個人都變成了灰白色。

她的手在顫,聲音也在顫。

“皎皎去了哪裡?”瑤妃近乎撕心裂肺,“她一個才三天的孩子,能去哪裡?出什麼事了?我......是我弄丟了皎皎!”

“瑤妃,你先冷靜一下。”陸覲說,“我們已經嚴密封鎖了皇宮,皎皎肯定還在宮裡。我們先來捋一捋皎皎失蹤的原因,確定一下追蹤方向。”

“事情已經發生,如何找回皎皎纔是最重要的。”

瑤妃緊緊地捂住心口。

“好。”她平複了一下心情,聲音裡帶著哭腔。

“我照看他們的時候,突然感覺到特彆困,後來我就支撐不住睡著了。我睡著之前,似乎看到門被打開,有人進來了......”

她眼裡含著淚,“我渾身無力,睜不開眼,之後就徹底昏睡過去,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你們到來。”

“誰來過這個房間?”東方璃問瑤妃。

瑤妃搖頭,“我來的時候,房間裡冇有人。”

東方璃將目光轉向半跪在一旁的暗衛。

“回太子殿下,來過這個房間的人,隻有清逸王妃,瑤妃娘娘,杜衡大人,這三個人。”暗衛說。

暗衛分為兩撥。

在屋內的暗衛也聞到了檀火蟲燃燒產生的香味,陷入到了昏睡之中。

回話的暗衛,是守在外麵那些。

“確定嗎?”東方璃問,“確定隻有他們三個?”

“屬下確定。”

東方璃眉頭緊鎖。

這三個人中,嫌疑最大的是清逸王妃。

“去喊清逸王妃來。”東方璃道。

“且慢。”陸覲捋著鬍子,“老七,你現在實在是太過急躁。你先稍微安靜一下,免得著急生亂。”

“我問你。”陸覲問暗衛,“清逸王妃是在什麼時候離開房間的?”

暗衛答:“回老祖宗,清逸王妃是在瑤妃娘娘和杜衡大人到來之前來過的,清逸王妃跟太子妃說了很長時間的話,之後,清逸王妃離開。”

“清逸王妃離開的時候,還跟黑貓大人說了好一陣話。”

東方璃方纔太過著急,下意識以為清逸王妃有問題。

但,聽到暗衛的話之後,立馬察覺到不對勁。

他沉聲道,“你的意思是,清逸王妃是在偃月清醒的時候來的,她離開的時候黑蛋和偃月都是清醒的。”

“是。”暗衛道。

“偃月和黑蛋是清醒的,清逸王妃應該冇辦法抱走皎皎,但這並不能排除清逸王妃是不是攜帶檀火蟲的人。”東方璃說。

陸覲點頭,“的確。”

“那接下來是誰進來了?”

暗衛道,“黑貓大人跟清逸王妃說了一會兒話,黑貓大人進屋,之後大概過了一炷香時間,瑤妃娘娘來了。”

瑤妃指著自己,“冇錯,我進來的時候,偃月是睡著的,雲朗和黑蛋睡在一處。”

“那會兒偃月就睡著了?”東方璃問。

瑤妃:“是,偃月似乎很累的樣子。不過,黑蛋那會兒是冇睡著的,我們還說了一會兒話。”

“根據黑蛋的說法,之前雲朗抓著它的耳朵尾巴玩了好一會兒,玩累了才沉沉睡去。”

“皎皎一個人睡得香甜,我見他們都熟睡,想著準備些其他東西。”

“就在這時,我好像聞到了一股檀木香味,我那時還以為是有人熏香了,想找找熏香在哪兒,隨後我就渾身癱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