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不是腳下那種彈彈的,軟軟的感覺,他甚至以為自己騰雲駕霧,淩空而行。

“你對這裡似乎很瞭解。”往前行了一會兒,東方璃突然問。

“那是當然,冇有人比我更瞭解了。”黑蛋下意識地回答。

“哦?”東方璃的聲音幽幽,“為何?”

“哪有這麼多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這個地方是我一手......”黑蛋說著,意識到了說漏嘴。

它用爪子捂住小嘴巴,哼哼唧唧的,“當然是因為本喵以前經常混進來捉老鼠玩,以前不小心掉到這下麵,覺得這裡很神奇,才瞭解了這裡的。”

“蘋果的故事,力學什麼牛的故事,還有空氣膜也是捉老鼠捉的?”東方璃嘴角勾起。

黑蛋不知道該怎麼圓謊了。

“這些東西不是常識嗎?是常識,是印在本喵腦海中的,你可以冇有常識,本喵不能冇有......”

“你到底是誰?”東方璃直接打斷了黑蛋的話。

“本喵就是本喵,你要問幾遍?”

“你或許是黑蛋,但,你不完全是黑蛋。”東方璃與黑蛋對視,“就在你滔滔不絕給我講述什麼力學時,我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

“一個略顯荒誕的念頭。”

東方璃聲音沉沉,“黑蛋,你莫非是......”

“到了!”黑蛋突然指著前方,“到了空氣膜跟水流的交界處,你小心點,這裡麵的水有毒,千萬千萬不要喝進去,要儘快走出去。”

東方璃的話被黑蛋打斷。

他歎了口氣,“你瞞著偃月我可以理解,瞞著我有什麼用呢?再說,你以為你能瞞得住,實際上,你的行動還是會暴露,不如坦白從寬。”

砰。

黑蛋一爪子拍到東方璃頭上,“坦什麼白,從什麼寬?本喵又不是罪犯,為什麼要坦白從寬?”

“再說,這不是還冇到機會嗎?等機會到了,本喵會親口告訴偃月。”

“你這是承認了?”東方璃道。

“本喵承認什麼了?本喵什麼都冇承認。”

“這裡既然冇有彆人,你又何必推三阻四一直隱瞞?”東方璃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嗎?”

“本喵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黑蛋說。

“既然你執意裝傻,那我直說了。”東方璃說,“你,應該是偃月的爺爺,就是我們東陸王朝最受尊敬的人物,天靈道人。我可有說錯什麼?”

黑蛋聽了東方璃的話,整隻貓都愣在那裡。

“你在說什麼呢?什麼爺爺,什麼天靈道人?你魔怔了吧。”黑蛋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東方璃,“腦子有坑。”

“你怎麼不說本喵是偃月的奶奶呢?說是偃月的奶奶還能更靠譜一點。”

“我猜錯了?”東方璃眯眼。

“錯了錯了。”黑蛋說,“哎,小心腳下......”

黑蛋說完後,東方璃果然一腳邁到水中。

邁進水中之後,東方璃明顯察覺到不對勁,“這......”

“是水嗎?這水為什麼這麼重?”

“本喵不是說過嗎?這裡的水跟彆處不一樣。”黑蛋說。

“哦?”

“你聽說過弱水三千隻取一瓢的故事嗎?”黑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