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蛋有些不知道東方璃在說什麼。

“點睛石本來就不在偃月手上,在我這裡啊,是偃月親自給我的,你忘了?”

“不!我的意思是,偃月所在的地方距離四象祭壇很遠。”東方璃很著急,語氣又快又急躁。

“她到底是怎麼控製著點睛石更改路線的?”

黑蛋想了想,“應該是她的精神之樹控製著點睛石,強行將點睛石的路線給扭曲......”

東方璃直接打斷黑蛋的話,“我記得偃月在想要探進彆人的精神世界時,需要接觸才行。偃月不接觸點睛石,能做到?”

“能吧,應該......”黑蛋被東方璃急躁的語氣震的有些心虛了。

“就是效果差了點......”

說到這裡的時候,黑蛋眼睛驀然瞪大。

“效果差......”

“啊,不對!這項任務非常艱钜,若是相隔太遠,效果會差很多。”黑蛋說。

“偃月剛生了孩子,原本的狀態就不好。”

“這又是一個隻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任務,偃月絕對不會容許有半點閃失。”

“最大的可能就是......”

黑蛋說著,與東方璃對視。

一貓一人,眼中都露出震驚和焦急。

“不好!”

他們異口同聲,“偃月騙了我們。”

東方璃的臉都變成了灰白色的。

天氣寒冷如斯。

秦偃月的身體尚未痊癒,若是她強行來到這裡......

若是她捨命去處理四象祭壇。

後果不堪設想。

他必須要上去看看。

“怎麼才能快速上去?”東方璃問。

“還不行。”黑蛋說,“目前雕像還在上方,台階是在上方的,我們要等一段時間台階才能到下方來。”

“靠輕功飛上去呢?”東方璃問。

“懸崖深度太深,峭壁已是光滑的,靠輕功也很難上去。”黑蛋說。

“等不及了,我試試......”東方璃說著,往峭壁邊緣走去。

白臨淵在一旁聽著他們的談話,大抵也聽懂了。

“不必試了,我有辦法上去。”白臨淵說,“我也很擔心秦姑娘。”

白臨淵吹了一聲口哨。

幾隻白鶴應聲飛下。

白臨淵告訴了東方璃幾個訣竅。

東方璃乘著白鶴飛去。

南宮望瞧見東方璃乘著白鶴上去,微微感歎。

“不得不說,這個白臨淵真神奇。”南宮望道,“四象祭壇可是在地下,他是怎麼把白鶴弄進來的?”

清逸王妃接話,“小魚自然有小魚的本事。”

“他的手段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南宮望八卦起來,“聽您這意思,你們很熟?”

“還行。”

“那清逸王知道嗎?”南宮望,“對了,最近隻見了清逸王妃你,未曾見過清逸王,不知清逸王去了何處?”

清逸王妃似笑非笑,“南宮太子,你可曾聽說過,好奇害死貓?”

“聽過。”南宮望一本正經道,“但,我一直很納悶,好奇是誰?為什麼要害死貓?他是不是有病?”

清逸王妃:......

白臨淵的白鶴已飛落到他們身邊。

清逸王妃踏上白鶴,轉頭對南宮望說,“你想知道清逸的去向?”

南宮望:“也冇那麼想知道,我就是找個話題隨便問問而已。”

“清逸回北陸了。”清逸王妃說完,乘著白鶴離去。

“哦對了,南宮太子冇什麼事就在下麵等一會兒吧,白鶴們累了,該休息了。”清逸王妃的話音越來越遠。

南宮望不明所以。

“生氣了?”

“我惹著她了?”

“我說什麼話惹著她了?她在生什麼氣?莫名其妙。”南宮望嘟囔了一陣。

等了好一會兒,冇有白鶴再飛下來。

偌大的地方,隻剩他一個。

南宮望這才明白,他,被扔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