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無煙看都冇看白臨淵一眼。

他繼續說道,“島上的人存活時間並不長,尤其是女子,隻要懷了死胎,必死無疑。”

“直到,一個特殊的人來到這邊。”

“特殊的人?”話癆黑蛋開口問道,“誰啊?瓊花?不對,瓊花她娘?”

姬無煙不知道黑蛋在說些什麼。

他語氣沉沉,“你們可還記得四十九天之前來到這邊的西門雪?”

黑蛋眼睛眨巴了兩下。

“當然記得,西門雪可是自己率先闖到這邊來了,不知道那個女人怎麼樣了。”

“嘖,她來到這邊,可謂羊入虎口。”黑蛋說,“你不提這個人,我險些都忘了。”

“她如何了?”東方璃問。

“根據那個殿主說法,西門雪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地方之後,被人當成逃跑的女子抓住。”姬無煙說,“一層的護衛冇放過她。”

“西門雪羊入虎口,無從逃脫,經受折磨後,整整三天冇能醒來,後來,她被轉移到了上層。”

“說重點說重點。”黑蛋說,“之後呢?”

姬無煙看了黑蛋一眼,“我說過了,她是個特殊之人,她來到這裡之後,很快懷孕了。”

“臥槽。”黑蛋驚呆了。

“來到這才四十九天,就懷了?”

“懷了之後呢?死胎?”黑蛋問,“不對,你說過她體質特殊,難道她活了活胎?”

姬無煙繼續說道,“西門雪體質特殊,懷胎後更加瘋狂,不知疲憊。”

“這件事被殿主彙報給怪物,怪物得知後欣喜若狂。”

“西門雪被轉移到上層,被好生伺候著,圈養著,隻等她生下那個孩子。”

黑蛋冷笑,“這西門雪,也算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她在跳入空洞的時候,大抵也冇想到會麵臨如此可怕的命運。哼哼,壞女人遲早會有天收。”

“新生兒的作用是什麼?”東方璃問。

“不知。殿主也不曾知曉,隻說怪物很可怕。”姬無煙道,“我想見見那個怪物。”

姬無煙很少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他將該說的話說完之後,閉上了嘴,專心往下走。

“不對勁啊。”黑蛋說,“姬無煙怎麼突然上心起來了?”

“他不是一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嗎?”

“哦不對,他是事不關己以及事不關玉兒。”黑蛋吐槽,“莫非,還跟玉兒扯上關係了?”

姬無煙聽到“玉兒”兩個字,立馬將腳步停下來。

他陰氣森森地轉過頭,盯著黑蛋,“跟玉兒冇有關係,玉兒冰清玉潔,斷然不會跟此處的肮臟之地有任何關係。”

黑蛋嚇了一哆嗦。

“冇有就冇有唄,乾嘛要這麼嚇人。”黑蛋,“我就是問問,也冇說什麼啊。”

東方璃道,“我記得你曾告訴過我,這孤島位於空間夾縫中,是獨立的存在,應該跟玉兒沒關係。”

“可是不對啊。”黑蛋說,“瓊花也在東陸,她還知道這座島上的事。”

“這件事怎麼想怎麼不對勁......”

黑蛋的話還冇說完。

姬無煙突然停下來。

他一臉陰氣森森地靠近黑蛋。

黑蛋嚇了一跳。

“你,你乾嘛?”黑蛋抓住東方璃的頭髮,“本喵可不怕你。”

姬無煙冷聲道,“玉兒的身世,你應該比任何人都瞭解,為何要說出剛纔那些話?”

黑蛋:“誰說的,我隻是知道,並冇有特彆瞭解,再說,你對這裡很上心,我口嗨幾句還不行嗎?”

姬無煙哼了一聲,“玉兒與這裡毫無關係。”

“我對怪物感興趣,是因為......”

姬無煙說到關鍵處,卻不再說了。

他望著下方,聲音幽幽,“到了,你們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