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璃順著姬無煙的目光看去。

看到前方的景色時,眼睛不自主地眯起。

那雙好看的眼睛裡,充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

黑蛋也順著看過去。

這一看,著實倒吸了一口冷氣。

目光所及之處,是如白晝一般的光亮。

光亮由一棵樹發出來的。

那棵樹不是綠色的,而是白色。

說白色也不太確切。

確切地說,那棵樹在發光。

就像是生長在地下的發光之樹,於這夜色中,熠熠閃光。

東方璃震驚無比。

這棵樹!

看起來有點像秦偃月意識裡的那棵精神之樹!

隻不過。

偃月的精神之樹發出的是金色光芒。

這棵樹發出的是那種森森的白光。

一個聖潔,一個陰森。

“這......”白臨淵也罕見地發出震驚的聲音,“會發光的樹?”

“嗯。”姬無煙道,“那個殿主說,他們選拔時,要進入後山地下,地下有一棵會發光的樹。”

“乖乖。”黑蛋說,“這跟偃月的精神之樹太像了。”

“這不是巧合吧?”

姬無煙看了黑蛋一眼,“你可知道了我為何會對這感興趣?”

黑蛋歪頭,“我不知道啊。”

姬無煙懶得再搭理它。

東方璃的神色無比凝重。

他曾仔細看過秦偃月的精神之樹,的確跟眼前這棵樹有點像。

但。

他可以確定,隻是巧合而已。

“樹下麵有一口奇怪的棺材。”東方璃說,“棺材被白色的東西覆蓋著,看不出模樣來。”

“樹乾上有一些白色的繭子,繭子很大,足夠容納一個人,看起來像是怪樹的果實。”

“真奇怪,這裡處處透露著一股子陰森之感。”東方璃道,“我從未見過如此詭異之處。”

姬無煙接話說,“那殿主告訴我,當初選拔殿主時,他們便是被這棵樹上的繭子吞噬進去。”

“之後,他便成了殿主。一同進去的那些人,無一人倖免,全都死在了繭子裡。”

黑蛋震驚,“選拔殿主是在繭子裡?”

“莫非這裡也出現了無限月讀?”

白臨淵和姬無煙都看向黑蛋。

“什麼月讀?”白臨淵問。

“我瞎說的,你們不要當真。”黑蛋揮舞著爪子,“我就是想起來我在偃月那裡看過的動漫而已。”

東方璃沉思了片刻。

“這棵樹,我們之前見過類似的。”東方璃看向白臨淵,“白臨淵,你可還記得?”

白臨淵當然記得。

當初他們第一次到達皇宮之下的四象祭壇時,在那裡也見到了一株差不多的樹木。

那棵樹上,也有許多繭子。

他的乖徒弟東方瓔還被繭子給裹了起來,差點死掉。

“太子殿下認為這繭子跟上次那繭子一樣?”白臨淵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