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東方璃說,“偃月曾對我說過。樹和動物是有寄生關係的。”

“蜘蛛利用蜘蛛絲做成的繭子捕捉活物,活物腐爛後的營養再反饋到樹上。”

東方璃道,“這棵樹興許也是一棵寄生樹。”

白臨淵問,“你想怎麼辦?”

“燒掉。”東方璃道,“我們既已經調查到了真相,這裡就冇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怪物也好,怪樹也好,傷天害理這麼多年,能被付之一炬,算便宜它了。”

白臨淵豎起大拇指,“太子殿下霸氣。”

“我與太子殿下持同樣的想法。”

說著。

白臨淵將藥粉灑到棺材上,將火摺子拿出來。

藥粉遇見火之後,發出刺啦刺啦的燃燒聲。

那些覆蓋了厚厚一層的白色東西遇見火之後,快速燃燒起來。

火勢蔓延極快,連同那白色的繭子也一起被燒燬。

大火燃燒了好一陣才逐漸停息。

等到火勢熄滅後。

他們纔看清。

那厚厚一層的白色覆蓋物之下,是一堆堆的骷髏白骨。

白骨森森,恍若地獄。

那棺材也露出原本的麵目。

棺材是黑色的,不是普通的木頭棺材,材質有點特殊。

東方璃從未見過那種特殊材質。

他想上前仔細看看。

才靠近。

突然被姬無煙一把拽了過來。

姬無煙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凝重和驚懼,“它們,在重生。”

“嗯?”東方璃擰眉。

姬無煙指著被燒燬的樹乾,“剛纔我們明明已經燒燬了這些東西,這才幾個呼吸功夫,這地上已經恢複了。”

“我們腳下所踩的,正是剛纔的白色東西。”

東方璃低頭看去。

正如姬無煙所說的那般。

腳下是一片白色。

那棵已經被燒燬的樹,在以極快的速度重生。

大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複原。

短短功夫內。

大樹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

若不是空氣中還殘留著燃燒的味道,他們一定認為剛纔隻是一場幻覺。

“這太詭異了。”黑蛋說,“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重生這麼快?”

“甚至咱們燃燒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重生的速度。”

白臨淵觸摸了一下樹枝。

他說,“之前我們以為是蜘蛛絲纏繞到了一棵樹上,才形成了奇特之樹。”

“或許,實際情況並不是如此。”

“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白臨淵說。

“或許,這棵樹根本不是樹,而是蜘蛛絲編製而成的樹木形狀。也就是整棵樹都是蜘蛛絲組成的。我們燃燒掉的,隻是蜘蛛絲而已。”

黑蛋接過話來,“什麼樣的蜘蛛能夠吐出這麼多的蜘蛛絲,你這想象力也太豐富了。”

白臨淵不置可否。

他的目光落在那口棺材上。

棺材不知什麼材質做成的。

方纔的火勢那麼大,這口棺材卻完好無損。

甚至,連點火燒的痕跡都冇留下。

“這口棺材也可疑的很。若是我冇看錯,棺材纔是白樹重生的源頭。”白臨淵幽幽道。

東方璃接過話來,“我同意白臨淵的說法,這棵樹應該不是樹,而是蜘蛛絲。”

東方璃對黑蛋說,“方纔你問多大的蜘蛛才能夠吐出這麼多蜘蛛絲,這個問題原本就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