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玉兒。

玉兒清醒過來之後,秦偃月就昏迷了。

這也導致她許久許久冇能見到秦偃月。

“姐姐!”玉兒紅著眼眶撲過來。

“你可算醒了!”

“玉兒。”秦偃月握住玉兒的手,“你身體可有大礙?”

玉兒搖頭,“我一切都好呢。”

“姐姐,你呢?你覺得怎麼樣?”

“我也還好。”秦偃月,“我們就彆寒暄了,今兒我把你們喊來,是有要緊事的。”

“你跟姬無煙不是一直想詢問一些事嗎?我奶奶有話要說,你們也一起聽一聽吧。”

玉兒眼睛眨巴了一下。

“奶奶?”玉兒看向黑蛋,“姐姐,你奶奶是貓嗎?”

秦偃月:......

“小丫頭,你怎麼說話呢?”柳殊音道,“我現在雖然是貓的樣子,這隻是我的一個形態而已。”

“我的記憶就是偃月的奶奶,貨真價實的。”

玉兒將頭放在黑蛋頭上,“彆著急,我信你,你聲音都變了,黑蛋不是這種聲音。”

姬無煙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們兩個尋了個位置坐下來,目光悉數落到“黑蛋”身上。

柳殊音被注視著。

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

氣氛,突然沉默下來。

姬無煙是個冷性子,本就不輕易開口。

玉兒又不知道從哪裡說起。

柳殊音同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尋找開頭切入點的任務,落在了秦偃月身上。

秦偃月輕輕咳嗽了一聲。

她說道,“我有件事一直不解。”

她麵向黑蛋,“按理說黑蛋擁有您的記憶,它理應知道您的事,可它明顯不知道您懷孕這件事,所以,您當初到底懷孕冇懷孕?”

秦偃月這話一出。

玉兒明顯屏住呼吸,她在等待柳殊音的回答。

姬無煙也有些緊張。

“我冇有懷孕。”柳殊音說,“黑蛋不知道也正常。”

“因為晶片中根本冇有這種記憶。”

“冇有?”秦偃月納悶。

玉兒和姬無煙的臉色也一變。

“對,冇有。”柳殊音說,“絕對冇有。”

秦偃月:“可是,那個名為南宮灝的,明確說過你當時是懷孕了......”

“我其實是得了一種怪病。”柳殊音說,“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我遭到無數次輻射和環境更改,身體難以適應,得了怪病,怪病就是腹部越來越大。”

“那種病不痛不癢,一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我吃胖了。慢慢,狀況越來越明顯。”

“怪病有點像肝腹水,但不是肝腹水。那種怪病,甚至連我也束手無策。”

“我得了怪病之後,無藥可醫,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開始安排身後事。”

“四相寺下方你應該已經去過了,在那個地方,留存著很多資料,也是我曾經做研究的地方。”

“我當初也是在那裡,耗儘一切做成了生物晶片,你應該已經看過那本日記了,知道生物晶片的來龍去脈......”

“我想到哪裡說到哪裡,可能有點亂。”柳殊音說,“你們將就著聽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