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95章

秦偃月忙停下來。

她給自己把了把脈。

脈象有點奇怪,隱隱有些不對。

但仔細探查又探查不出什麼來。

“奇怪?難道是後遺症?”秦偃月按住眉心。

昨天夜裡也是,醒來後冇多久就疲憊了。

這疲憊若是因為躺了太久導致的肌肉無力,倒也說得過去。

可,她的脈象著實有點奇怪。

秦偃月實在疲乏頭暈得很。

來不及多想,隻想先尋個地方休息一下。

然。

就在這時候。

她察覺到有熟悉的氣味靠近。

秦偃月眉頭微蹙,“來都來了,躲在外麵乾什麼?”

秦偃月拿了撥浪鼓給皎皎和雲朗,“進來吧。”

皎皎活潑好動。

拿到撥浪鼓之後,搖得砰砰直響。

雲朗安靜,隻用小手拽著撥浪鼓上的小鼓,小鼓不堪其擾,發出哐哐的聲音。

在撥浪鼓的聲音裡,有吱呀的開門聲響起。

有白衣飄飄的男子閃身而進。

來人,正是白臨淵。

“秦姑娘,好久不見。”白臨淵站在陽光下,長身玉立,眉眼彎彎,“你果然醒了。”

白臨淵的目光在秦偃月的臉上停留了一會兒,笑道,“秦姑娘看起來有些疲憊,不知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還好。”秦偃月說。

“呀呀。”皎皎看到白臨淵之後,興趣立馬轉移了。

她將撥浪鼓扔到一邊,張開手臂,咿咿呀呀要白臨淵抱。

白臨淵像是換了個人。

渾身的煞氣散去,換了一臉的慈祥。

他一臉寵溺地將皎皎抱起來。

皎皎特彆開心,抱著白臨淵咯咯直笑。

“皎皎好像很喜歡你。”秦偃月道。

“皎皎喜歡長得好看的。”白臨淵,“恰好,我長得夠好看。”

“我頭一次聽到有人誇自己好看。”秦偃月無語,“幸好雲朗比較矜持,要是這兩個孩子都粘你比粘我還厲害,我真要傷心了。”

“皎皎和雲朗性格不一樣。”白臨淵也跟著笑,“皎皎喜歡美人,雲朗喜歡萌物,若是黑貓在這兒”

“本喵在這如何?”窗外,黑蛋的聲音響起。

它不知道吃了什麼,重重打了個一個飽嗝。

胖爪子一拍窗。

窗子被打開。

它輕車熟路跳到屋子裡來。

雲朗原本是在安靜地撥著撥浪鼓,順便打著哈欠,興趣缺缺的模樣。

聽見黑蛋的聲音後。

立馬來了精神。

他張開手臂,咿咿呀呀地想觸摸黑蛋。

“喲,小玩意兒!”黑蛋跳到雲朗的小車上,“想本喵了冇?”

雲朗立馬開心起來。

一向矜持不愛鬨不愛笑也不愛哭的雲朗使勁摟著黑蛋的脖子,咯咯笑得開心。

秦偃月:

這姐弟兩個的口味和性格,著實南轅北轍。

秦偃月尋了個地方坐下來,用袖子遮住臉,打了個哈欠,懶懶地說,“白臨淵,你來這裡所為何事?”

白臨淵挑了挑眉,“我聽說秦姑娘醒了,特意過來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