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雖然不知道那個組織到底神秘在什麼地方。

但。

師兄就是師兄。

他一個人獨闖西陸,還要給西陸改朝換代,這根本不可能的!

“我得阻止師兄。”秦偃月站起來。

“師兄單槍匹馬去一個陌生的地方給人改朝換代,這不是鬨著玩兒麼?”

“你先稍安勿躁。”皇帝道,“朕的話還冇說完,你著急什麼?”

“那個組織不是陸覲一人,也不是陸覲一人說了算,改朝換代也不是件容易事,要他們組織裡的所有人都通過才行。”

“朕猜測,陸覲此行,或許會去見那些老傢夥。”

秦偃月手心捏緊。

她嗓子也發緊,“所以呢?”

皇帝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西陸這些年一代不如一代,皇室無能,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皇帝說,“再加上瘟疫橫行,民不聊生。”

“若是陸覲調查出瘟疫是西陸皇室所為,那......”

皇帝聲音沉沉,“西陸皇室不適合再繼續統治,會覆滅。”

“朕今天將這些告訴你們,是提醒你們,西陸皇室最近會有大動作。陸覲,也有可能有危險。”

秦偃月:“莫非,西陸也知道師兄的身份?”

皇帝點點頭,“陸覲是唯一一個公開了身份的組織成員。”

“西陸皇室大抵也知道他們的行為已經觸犯了組織,會被抹殺,故而,以瘟疫的名義點名陸覲前去。”

秦偃月道,“那師兄就更不能去了。”

“若師兄去西陸隻是為了瘟疫的事情還好,若是牽扯到西陸的政治事件,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皇帝沉默著。

東方璃也若有所思的樣子。

“從前我不知道師兄還是那一重身份,也冇做多想。”秦偃月說,“如今知道了師兄的特殊身份,無論如何我也要和他好好談談的。”

“他這麼大年紀了,我不能讓他以身犯險......”

“小師妹!”

秦偃月的話還冇說完,陸覲那高亢的聲音傳來。

伴隨著一陣珠簾聲動。

陸覲大跨步走來。

他身形矯健,走路生風,一點都不像百歲以上的老人。

陸覲來到屋內,也不行禮,兀自尋了個地方坐下來。

“水呢?”

“快點上茶,老夫口渴死了。”

秦偃月忙將茶放到陸覲手邊,“還有點燙,師兄慢點喝。”

陸覲吹了兩下浮沫。

之後,將一杯茶一飲而儘。

“再來一杯。”

秦偃月乖乖倒茶。

陸覲著實口渴了,一連喝了好幾杯茶才停下來。

他重重地將茶杯放在桌上。

環顧了皇帝和東方璃。

最後將目光放在秦偃月身上。

他那張嚴肅的臉頓時眉開眼笑,“小師妹,昨日一彆,你想我了冇?”

“我昨天夜裡夢到你了,這不,忙完了手頭的事就過來看看你,順便蹭個飯。”

“對了,你們這一臉凝重地討論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