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東方瓔將他們帶到一棟房間裡。

那房間裡有電梯。

通過電梯,能通往紅楓酒店的最頂層。

東方瓔解釋說,“紅楓酒店的最頂層,隻有這部電梯可以通過,這部電梯的密碼知道的人冇幾個,所以,咱們幾個能安靜說會兒話啦。”

電梯隻有兩個樓層,一層和頂層。

他們上了頂層之後,才發現這一層是露天的。

紅色的楓葉種滿了露台。

四處都是紅彤彤一片。

緋色如霞,在陽光的映照下,蘸成一幅絕美畫卷。

他們每往前走一步,景色就會各不相同。

就像是走在畫卷中,畫卷緩緩展開一般。

讓人驚歎。

“這個地方怎麼樣?”東方瓔很自豪,“這裡的創意可是我想的,一天隻接待三組客人,要預約才行。”

東方璃想了想,“紅楓小院?”

東方瓔的小臉立馬紅了,“七哥,你彆這麼著急著拆穿我呀,我還等著七嫂和師父的誇獎呢。”

秦偃月聽著他們的對話,挑了挑眉。

“你們在說什麼呢?什麼紅楓小院?”

東方璃道,“有一個行宮名為紅楓小院,小院裡種滿了楓樹,等秋天的時候,楓葉紅了,那裡便成了最佳觀賞地點。後來,那個小院走水被燒燬了。”

“這裡的佈置,與紅楓小院有些相似,可以說是縮小版的紅楓小院。”

秦偃月懂了。

東方瓔這是山寨了彆人的創意。

東方瓔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想你們了,正好這酒店就是紅色楓葉為主題的,我就想著將紅楓小院給搬過來,等我想你們的時候好過來看看。”

秦偃月笑道,“我們也冇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彆聽你七哥瞎說。”

東方瓔這才高興了。

他將眾人帶到座位上,叮囑服務員上菜。

“看來,你已經適應了這邊。”一直冇怎麼開口的白臨淵突然說。

“是啊,三年多了,早就適應了。”東方瓔眉眼彎彎,“師父,我現在可厲害了......”

話還冇說完。

東方瓔突然看到了白臨淵身邊的祝君麟。

東方瓔像是見鬼了一樣,“他是誰啊?為什麼跟我們上來了?”

祝君麟:......

“我見到你們實在太興奮了,冇注意到還有外人在,七哥七嫂師父,這個人你們認識嗎?他怎麼跟咱們上來了?”東方瓔站起來,一臉的不可思議。

秦偃月等人:......

“麒麟是我朋友。”秦偃月說,“我們能來到這紅楓酒店多虧了他,放心吧,自己人,他也知道我們的秘密。”

“原來是這樣。”東方瓔放下心來。

他仔細看了看祝君麟。

祝君麟一臉黑線,“我臉上長東西了?”

東方瓔的臉色凝重起來,“你臉上冇長東西,但你中了毒,你中了一種非常罕見的毒。”

“我問你,你是不是經常去各大醫院治療?但是,這些醫院根本查不出你的病症,就算能查到你的病症,也隻是告訴你,你得了罕見病,這種病非常罕見,罕見到冇有病例,所以,你隻能在嘗試治療?”

祝君麟的臉色一下子凝重起來。

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