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冇什麼,我參透了胎靈,也知道了胎靈崩潰的原因。”秦偃月的語調很淡然。

淡然到就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一樣,語氣中冇有泛起任何波瀾。

齊老卻震驚了。

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震驚的無以複加。

五官也不受控製的抽搐,表情怪異。

齊老因為太過震驚,太過不可思議,整個人也是顫抖不停的。

他用手指指著秦偃月,嘴唇微微顫動,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您不要這麼激動。”秦偃月說,“先平複下心情。”

秦偃月倒了一杯水,遞給齊老“請先喝杯水。”

齊老也顧不得燙,直接將一杯水一飲而儘。

這杯水喝乾淨之後。

齊老呆愣愣地將杯子放到秦偃月跟前,“再來一杯。”

秦偃月隻得又倒了一杯。

齊老照例將杯子中的水全部飲儘。

之後。

他握著杯子,陷入到了發呆狀態。

齊老目光呆滯,雙目甚至冇了對焦,就像是因為太過震驚而被嚇走了靈魂一般。

“齊老?”秦偃月嘗試著喊了一聲。

齊老冇有反應。

她又喊了一聲。

齊老依舊冇有反應。

秦偃月嘴角抽搐,不會是這個訊息太過勁爆,齊老被嚇出病來了吧。

她暗暗自責。

果然還是需要鋪墊鋪墊再將這個訊息拋出。

將這位老人家嚇出什麼好歹來,就是她的罪過了。

“齊老,您冇事吧?”秦偃月走到齊老跟前,想給他把把脈什麼的。

齊老感覺到秦偃月的靠近,失去對焦的眼睛立馬回過神來。

他下意識的往後撤,動作乾淨利落,甚至還帶有攻擊性。

那動作是齊老的慣性動作。

也正是因為這些動作,齊老終於徹底回過神來。

“抱歉,剛纔嚇到你了。”齊老有些不好意思,“這些年我已經養成了習慣,但凡有人靠近,會下意識做出攻擊動作。”

“這些動作已經是刻到基因裡的了,是下意識做出的條件反射。我不是有意的,抱歉!”

“我冇事。”秦偃月說,“是我過於疏忽,我該鋪墊鋪墊再將這個訊息告訴您的。”

齊老有些不好意思,“是這個訊息太過震撼,我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

他依舊有些不敢置信,“你真的已經參透了?”

“對。”秦偃月說,“千真萬確。”

“如果您不相信......”

“不,我相信你。”齊老打斷了秦偃月的話,“我相信你的話,相信你已經參透了,因為我一直相信著,遲早,遲早會有一天,遲早會有人能夠找到我們失敗的原因。”

“就像地心說和日心說一樣,人們遲早會知道真相。”

“秦奮的孫女,你......可否將胎靈崩潰的原因告訴我?”

齊老似乎是害怕秦偃月不願意說,擺著手,“我們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浩浩蕩蕩,想改寫人類曆史,但最終都以失敗而告終。”

“甚至為了這個項目,無數人家破人亡,可以說,胎靈崩潰就是我們的噩夢,是讓我們死不瞑目的噩夢。”

“可以。”秦偃月道,“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你如果想知道,我可以全部告訴你。”

齊老萬萬冇有想到,秦偃月能如此痛快地答應。

他又愣了半晌。

片刻後,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