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還在進行著更加可怕的實驗。

這實驗,違反人倫!

這座島,簡直是人間地獄。

秦偃月掀開幾個蓋子。

看到那些培養液中活動的肉塊,忍不住乾嘔了兩聲。

她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等到翻看了幾個罐子之後,她越發確信自己的想法。

“偃月,你想到了什麼?”祝君麟問。

“這些罐子,是按照一定規律排列的,隻不過不是我們想的那種規律。”

“老七,白臨淵,麒麟。”秦偃月道,“你們將看到的編號記錄下來,再統一彙總到我這裡。”

“好。”

三個人再次分頭行動。

他們分彆將編號和位置記錄好。

之後,再拿到秦偃月跟前。

秦偃月將所有的編號都排列好。

“你們看。”她指著上麵,“每一個序號都是有規律的。”

“這些規律並不是按照一二三這種數字排列,而是按照發育時期排列的。”

東方璃蹙眉。

白臨淵和祝君麟也有些不太懂。

秦偃月深深地歎了口氣。

“麒麟冇去過東陸,不太知道東陸那邊的狀況。老七,你和白臨淵應該知道的。”

“不管是我爺爺還是我奶奶,最喜歡用一些生物學的知識做密碼,就如我們之前走過的雙螺旋結構一樣。”

“實際上,這也是一樣的。”

“雙螺旋結構是登上這邊的密碼,這邊的排列順序,同樣也是按某種順序來的。”

“你們聽不懂沒關係,解釋起來太麻煩了。”

秦偃月說,“你們跟我走。”

她神色凝重地拿出一支筆,在上麵畫了幾道。

最終。

將筆停留在一個地方,“我想,應該在這裡。”

“我們過去試試。”

秦偃月說著,開始往標記的地方走。

走了許久。

果然。

在那個地方看到了一個高高的罐子。

這罐子比之前看到的罐子都要大一些。

上麵的標註並不是零號,而是冇有編號。

秦偃月嗓子發緊,“我想,應該就是這裡了。”

“老七,幫我打開吧。”

東方璃眉頭微微皺起。

他按照之前的方法將罐子打開。

看到罐子裡之後,東方璃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秦偃月看著東方璃的臉色變化,意識到了什麼,身體微微發抖。

“裡麵,怎麼樣?”她嘴唇動了幾下,顫抖著問。

“天靈道人,在裡麵。”東方璃表情很複雜,“偃月,你......不要看了。”

“不。”秦偃月白著臉往前走了兩步。

待看到罐子裡的人型標本時,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這人型標本。

不是彆人,正是她心心念唸的爺爺。

從得知爺爺的死訊之後,她馬不停蹄地往回趕,就是想見爺爺最後一麵。

她原本以為,這隻是一場普通的生離死彆。

卻不知。

這場生離死彆裡,夾雜著如此多的陰謀和不尋常。

他們爺孫兩個再次相見,卻是以這樣一種方式。

“爺爺。”秦偃月看著浸泡在福爾馬林中的遺體,顫抖得幾乎站不住,“對不起......”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