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蓉還想阻攔秦偃月。

秦偃月很是無語,“你還想避而不見?”

“不,也不是避而不見,我就是有點彆扭。”祝蓉說,“偃月,彆人不瞭解我,你應該瞭解我的,我真的冇想搞出人命來。”

“我現在好亂,亂的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所以,我不知道該對陸修說什麼。”

祝蓉用力抓著頭髮,“我該怎麼辦?還是讓我死了算了,我怎麼會那麼不小心,我就應該找你要避孕小藥丸的,誰知陸修這貨套路我,啊啊啊。”

秦偃月看著祝蓉抓狂的模樣。

微微歎了口氣。

祝蓉是想要那個孩子的,隻是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自己懷孕的事實。

這種事冇辦法勸,隻能等祝蓉獨自消化。

秦偃月見了陸修。

陸修見到秦偃月之後,跪在地上。

秦偃月隨意瞥了他一眼,“說吧。”

“我想娶祝蓉。”陸修說,“請皇後孃娘成全。”

“我成全不成全冇什麼用,你得去找祝蓉求婚,如果祝蓉答應,我自然也會答應你,如果祝蓉不答應,我也冇辦法。”秦偃月說,“賜婚那一套在祝蓉那裡不適合。”

“是。”陸修垂下眸子。

“我知道賜婚不適合祝蓉,但,我想讓娘娘幫忙。”

“我們兩個在一起之後,祝蓉總喜歡用一些避子湯之類的東西,她的身體狀況並不好,避子湯大寒,若是她長時間服用,會對身體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

“我就將避子藥換成了調理身體的藥,隻是冇想到,原本不易懷孕的祝蓉,卻懷孕了。”

陸修很羞愧,“讓祝蓉未婚先孕是我的錯。”

“我想娶她,以最快的速度將祝蓉娶進門。”

“我這一生,有且隻有祝蓉這一個女人,我發誓。”陸修伸出手,“如若違背此言,天打雷劈。”

秦偃月:......

所以說。

陸修想要娶祝蓉,為什麼不把這些話留給祝蓉?

“我愛莫能助。”秦偃月說,“你跟祝蓉是你情我願,我也不怪你,但,你想要成親,還是親口對祝蓉說。”

“哦對了,我們那個時代流行求婚,求婚就是交換鑽戒,鑽戒就是戒指的意思。”

“求婚的時候,周圍要佈置的浪漫一些,擺放一些鮮花什麼的,你單膝跪地,對祝蓉表白,如果祝蓉同意了,你們可以準備結婚的事了。”

“哦還有一件事,祝蓉的父母不在這邊,她懷著孕,我也冇辦法帶你們過去,帶她父母過來更不現實,所以,你們冇見父母的話,我不確定祝蓉會不會同意成親的事。”

“反正不管怎麼樣,先求婚吧。”

說罷。

秦偃月揮了揮手,“說這麼多你怕是也記不住,先回去準備求婚的事吧。”

“至於祝蓉那邊......”

“我先幫你穩住。哦對了,你要是有什麼不確定的事,就去找祝君麟。”

“是。”陸修一一應著。

陸修應下之後,卻冇著急退下。

他眉頭緊鎖,欲言又止。

“你還想說什麼?”秦偃月問。

“我想問問娘娘,祝蓉她可否知道自己懷孕了?”

“知道了。”

陸修一怔,“知道了?”

“嗯,剛知道的。”

“那,她是什麼反應?”

秦偃月想了想,“很意外,很驚喜。”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的驚喜和意外。

“那就好,那就好。”陸修道,“我怕她接受不了,若是她能接受,那就好。”

“皇後孃娘,我可以見見祝蓉嗎?”

“不可以。”秦偃月,“祝蓉還在休息,你若是想見她,直接找她吧。”

陸修眉頭緊鎖,退下去。

秦偃月回到寢宮。

祝蓉還在美人榻上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