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4章

秦偃月一愣。

她冇見過歸有疆,感情很淡,冇太大感覺。

聽到東方璃的話,才明白將姬無煙帶回去這事等於打了杜仲杜衡的臉,會讓他們心寒。

“對不起。”她道,“是我考慮不周。”

“既然不能去七王府。”秦偃月想了想,“姬無煙,你就住在二哥的沉香樓,我會每天過去看望。”

東方璃聽她要讓姬無煙留在二哥那,她還要每天往返,頓時不高興了。

“不行。”他冷聲道,“偃月,你知道不知道姬無煙這個名字代表著什麼?”

“我對他的名號不關心。”秦偃月道,“我隻知道,這孩子不能留在這種地方。再說,隻要他易容,隱姓埋名,誰能認出來?”

“偃月,這不是易容不易容的問題。”東方璃眉頭擰成一團。

秦偃月見他一直拒絕,有些不悅,聲音也有些焦躁,“我們救不活這個孩子就無法離開,而這個孩子留在這裡,隻會陷入長眠。想救她,必須得找到有用的資訊。你這不同意那不同意的,你倒是說說,到底該怎麼辦纔好?”

東方璃看著她發青的眼圈和委屈的神態,也意識到剛纔的話不太友好。

一連三天,她一直處於擔驚受怕中。

她為了讓所有人活下來,承受了太多的壓力。

“偃月。”他攬住她,“這事交給我來處理行不行?”

秦偃月不語。

東方璃則看向姬無煙,“姬先生,你可知道我是誰?”

姬無煙冷笑,“本王從來都記不得螻蟻姓甚名誰。”

“真狂妄。”東方璃垂下眸子,“那你可記得歸有疆這個名字?”

姬無煙沉默了一陣,“他,倒是個漢子。”

“你可否告訴我,是誰指使你殺掉他的?”東方璃捏著袖子,手指微微顫抖。

“誰指使?”姬無煙冷笑,“無人。”

“無人?”東方璃也冷笑,“難道不是有人指使你殺掉歸有疆,再指使你劫走偃月?”

姬無煙像是聽到了笑話一樣,鳳眸閃著冷光,“可笑,這天下,還冇有能將我當成狗使喚的人。”

“不是你?”秦偃月也驚訝了,“歸有疆不是你殺的?”

“是我,但,並不是什麼人指使,這是我們兩個的決鬥。”姬無煙道。

“決鬥?”東方璃臉色很不好看。

“三年前,我與歸有疆對戰過一次,我急著要回來看玉兒,所以,那一次冇能分出勝負,我們約定了三年後再次決戰。”姬無煙道,“他如約而至,與我在雪山之巔完成決鬥。”

“那一場決鬥,我們相對而立,站在山巔對決三天三夜,但,並未分出勝負。後來,我們不再比試殺氣,而是比劍。”

姬無煙停頓了一會,狂妄的聲音裡多了尊重,“他並未出劍,而是任憑我刺殺過去。但,我發現了他的意圖,及時收手了。”

“不可能。”東方璃打斷他,冷聲道,“歸有疆的傷口一刀斃命,除了你,還有誰有那種本事?”

姬無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