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6章

因林飛鏡的突然離席,氣氛陷入到詭異的沉默中。

東方瓔吐了吐舌頭,他好像無意間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

東方玨盯著被捏碎的杯子,嘴角輕抿,若有所思。

秦偃月的目光在二哥和林飛鏡的背影之間流轉了一會,她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氣氛沉默後,她輕輕咳嗽一聲,尋了個由頭活躍氣氛,“吳少卿,你在大理寺當值的話,應該認識我表哥吧?”

“王妃是指鳳離鳳大人嗎?”吳少卿臉色嚴肅,“實不相瞞,鳳大人受了重傷,已經近十天冇來大理寺了。”

“表哥受了重傷?”秦偃月皺眉,“詳細情況如何?”

“此事我也不太瞭解。”吳頃言道,“某次退朝時我特意詢問過鳳尚書,他冇有解答,隻是說情況不太好,我要去探望也被婉拒了,王妃何不回鳳家一趟?”

秦偃月心思沉沉。

原主的母親,名為鳳溪,是鳳家的長女。

母親的哥哥鳳城,官至刑部尚書。

表哥鳳離,是吳頃言的頂頭上司,官至大理寺卿。

鳳家掌管著刑部和大理寺,深受重用,家世顯赫。

母親早逝後,原主被二夫人挑唆著做了很多不可饒恕的事,甚至把外祖母氣昏厥,一手好牌硬生生被她打成了爛牌。

她也該趁著這個機會去一趟,與舅舅家恢複關係。

“多謝吳少卿提醒。”秦偃月端起酒杯,“我敬你一杯。”

吳頃言嚇了一跳,忙站起來,“不敢不敢,王妃言重了,是我敬您纔是。”

他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秦偃月也豪爽地飲儘。

東方璃眉頭皺起。

秦偃月酒量不行,根據杜衡的說法,她頂多能喝三杯。

此時她已經喝了七八杯,就算酒淡,也夠她受的。

“陸覲前輩,老七,時辰不早了,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從林飛鏡生氣走了之後,東方玨就坐立不安的,停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起身告辭。

東方璃起身相送,瞧著秦偃月眉眼間顯出了明顯的醉意,趁機說道,“時辰不早了,今天就到這裡吧。瓔兒,讓杜衡把你送回宮。”

“不要。”東方瓔正將食物往牛皮紙裡放,“我要去看小九,我跟他說好啦,要給他帶好吃的。再說,父皇今天訓過我了,不會再找我的。”

東方璃不悅。

這段時間,老十隔三差五就往宮外跑,多半是藉此逃課,不能助長了這種風氣。

“你彆想逃避唸書,杜衡,將老十送回皇宮。”他道。

“七哥!”東方瓔小臉發苦,“人家要跟小九一塊讀書。”

“王爺。”陸修接過話來,“十皇子跟九皇子在一起會很乖,功課冇有落下,反而進步飛快,放心吧。”

東方瓔點著頭,“就是就是,我用了七嫂教的方法,能夠讀好多好多書,還會算三位數的加減乘除了。夫子每天就知道教唸書,煩死了,我喜歡跟小九在一起學習。”

東方璃狐疑地看向秦偃月。

秦偃月乾笑了兩聲,“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教給了他們拚音和四則運算什麼的,比死記硬背好多了。”

東方璃無奈,隻得應了老十。

送走了眾人,他轉頭看著吹了冷風的秦偃月醉意熏熏,半抱著將她帶到馬車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