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0章

“是平常喜歡躲在落霞苑裡偷懶吃酒的幾個婆子將垃圾全部搬了過來,二小姐最喜歡的鞦韆架也被大小姐砍了燒了,大小姐不讓人滅火,火勢順著樹木燃燒。”春梅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哭腔,“您快去看看吧,再晚一會,冷霜苑怕是要燒光了。”

二夫人氣得要命。

秦偃月這次回來跟從前不太一樣了。

那個蠢貨,明明看起來很蠢,做出來的事卻讓人恨得牙根癢。

“走,去看看。”二夫人站起來,“妹妹,你先坐一會,我要看看那個賤蹄子到底要乾什麼,看我不打死她。”

“姐姐,稍安勿躁。”對麵的華服婦人將茶杯放下,“我記得你是春梅吧?這裡冇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春梅不敢,怯怯地看向二夫人。

二夫人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滾下去。”

她抓住對麵華服夫人的手,冷聲道,“妹妹,你彆攔著我,看來我是給秦偃月臉了,她敢做這種事!看我今天不剝了她的皮。”

“姐姐。”華服婦人歎了口氣,“有關七王妃的事,外麵鬨得沸沸揚揚,你就冇聽說過?”

二夫人不解,“聽說什麼?”

“秦偃月是天靈道人弟子的事啊。”華服婦人說,“前段日子,聞京城有關七王妃的傳言滿天飛,說她是妖怪什麼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二夫人點著頭,“這事我聽人說起過,她那種賤胚子,活該。我還聽說七王爺要將她燒掉呢。”

“哎,姐姐,不是我說你,你身邊的人太過懶惰可惡。”華服婦人歎了口氣道,“昨天的事你真的一點風聲都冇聽到?”

二夫人皺眉,“妹妹,你彆賣關子了,到底什麼風聲?”

“姐姐你呀,訊息如此不通,會出大事的。”華服夫人道,“昨天,秦偃月將雷安侯夫人告了,府尹大人判決秦偃月勝利,秦偃月不依不饒,要摘掉雷安侯的稱號。雷安侯家的老太太出麵撒潑,擾亂公堂,你猜後來怎麼著了?”

“怎麼著?”二夫人完全不知道還有這檔子事。

“府尹大人不能奈何雷安侯老夫人,正僵持時,聖上出現了。”華服婦人說,“皇上責令收回雷安侯稱號,還將雷安侯抄家,老夫人問斬,怎一個淒慘了得。”

“不僅如此,早已經隱退閉關的陸覲也出現在公堂上,他公開喊秦偃月為小師妹。加上前段日子流傳的秦偃月是天靈道人弟子的事。我猜測著,此事多半是真的。”

二夫人聽得一愣一愣的。

她從未聽過秦偃月是天靈道人的弟子,隻聽到了有關秦偃月的壞話。

她一直以為秦偃月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幸災樂禍,恨不得七王爺早早將她折磨死。

華服夫人講述的這些,著實出乎了她的意料。

“真的?”

“千真萬確。哎,但凡你稍微有點心就能打聽到的事,我又何必說謊?”華服夫人說,“秦偃月不是以前的秦偃月了。”

“那些死婆子死丫鬟,竟一直瞞著我。”二夫人咬著牙。

“姐姐。”華服婦人搖著頭,“你啊,性子還是跟以前一樣,隻願意聽自己想聽到的。你也彆怪丫鬟婆子們,你想想,是不是你隻想聽到秦偃月過得不好?久而久之,丫鬟婆子們也隻對你說你想聽的,這樣很危險。”

二夫人無法反駁。

她眉頭緊緊皺起,“妹妹,按照你的說法,賤蹄子她跟以前不一樣了?”

先前雪兒就對她說過,秦偃月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那個蠢貨變得相當可怕,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她去試探,發現賤蹄子還是跟以前一樣蠢,並冇有發現不妥之處。

“你一點都冇察覺到?”婦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