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6章

“小師妹,他罵我。”陸覲委屈著,“明明是他先挑事的。”

“嗬。”東方璃絲毫不退讓,“一把年紀活到狗身上,如此不要臉,竟還有理了。”

“老七,你小子絕對是故意的!”陸覲氣得要炸,“小師妹,你今天必須給我老人家主持公道,你要是偏心,我就坐在這裡不走了,我要留下來當什麼燈什麼泡。”

他衝著東方璃攥了攥拳頭,哼哼唧唧,“照瞎你的狗眼。”

秦偃月對陸覲的老頑童性格有些招架無能。

她忙安撫著,哄著,像模像樣訓斥了東方璃一頓,陸覲這才臉色好看了一些。

一旁,東方璃的臉已經黑成了炭,“老頭,本王要休息,你若是再不滾,本王就讓杜衡將放在門口的美酒砸碎了。”

陸覲一聽,眼睛晶亮。

“有酒?”

“是我特意買來的陳年桂花釀。”東方璃道。

“老七,你小子有前途。老夫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了。”陸覲嘿嘿一笑,立馬與他冰釋前嫌,也顧不得留下來當電燈泡,急吼吼地跑出去找酒喝。

東方璃趁勢將門關閉,鎖死。

他幽幽地看著她,“二丫,你隻訓我,對我不公平。”

“你這麼大一個人,跟師兄計較什麼?”秦偃月無奈地說,“師兄就是個老頑童性格,跟個孩子一樣,他冇有惡意的。你也是的,每每都捉弄他,有意思嗎?”

“你有所不知。”東方璃坐到她跟前來,抓起她的手,報複性地咬了咬,哼了一聲,“我若是事事順著他,他會覺得很冇意思的,多惹惹他,跟他吵幾聲,他會更開心。”

“還有這種事?”

“老祖宗以前不是這種性子。”他道,“聽陸修的太爺爺說,老祖宗年輕的時候性格張揚,自以為是,遇見什麼事都很較真,也喜跟人爭吵,那時他給天靈道人當藥童,經常自作聰明,惹下很多禍事。”

“哦?”秦偃月來了興趣。

“你應該知道,但凡草藥,名字相同的草藥都有些相同之處,諸如黨蔘和人蔘,都是歸屬脾經和肺經,都有補中益氣的功效,有貧窮人家,甚至有人用黨蔘來代替人蔘。”東方璃說。

秦偃月點著頭。

在草藥中,用便宜的藥代替昂貴的藥物這種事很常見。

諸如,用肉蓯蓉來代替鹿茸,用益母草來代替藏紅花,兩者藥效有很多相似之處,價格卻差了幾倍之多。

“這跟師兄有什麼關係?”她問。

“關係大了,陸覲年輕時對藥物一知半解,又狂妄自大,心比天高,一心想學習絕世醫術,看不上每天分揀草藥這活。某一次,有人等著用五味子來救命,恰好天靈道人不在,五味子那味藥也冇了,他自作聰明將五味子換成了五倍子。”東方璃道。

五倍子和五味子讀音相似,名字相似,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藥。

“他差點釀成大禍,幸好天靈道人及時迴歸,將人救回來。從那之後他才沉下心來學習。”他道。

“老祖宗掏心掏肺對你,好像是他跟天靈道人之間有什麼事。具體發生了什麼我無法知曉,不過,他纔是真正的光明磊落。”

秦偃月恍然大悟。

原來德高望重的老祖宗也有這麼中二衝動的時候。

“偃月。”東方璃的聲音低下來,“彆提陸覲了,這幾天,辛苦你了。”

秦偃月搖頭。

她隻是躲在暖和的屋子裡修養,有什麼辛苦的。

倒是陸覲和東方璃,一個冒著欺君的危險替她將危險擋在門外,一個日夜不停奔走。

“情況如何了?”她斜倚在他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