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人的四隻眼珠打量著陳揚。

陳揚自也不會怯場。他不慎闖了這怪人的洞府是真,但也絕非故意。眼下也已經道歉了,如果這怪人還要不依不饒,那就是自尋死路!

如果彆人要自尋死路,陳揚也不會心慈手軟!

怪人打量陳揚許久之後,似乎發現陳揚的修為並冇有太過可怕。當下眼神變化,開口說話。他的語言是陳揚從未聽過的……但陳揚很快就從他的語言中分析出了許多資訊,也聽懂了他的語言。

這怪人說了一連串,卻是說道:“本尊在此修煉,正是緊要關頭,卻被你這等衝撞,壞了本尊的大大機緣。你光說抱歉,卻是不能夠!”

每一個星球中的語言裡都蘊含著無數的資訊!

語言和數字一樣,是相互關聯的。

陳揚等人從怪人的語言中分析出,這怪人來自遙遠的一個恒星係。那個恒星係是陳揚等人未曾涉足過的,怪人所在的星球叫做格瓦星!

格瓦星誕生於二十億年前……

但是在一千年前,格瓦星卻已經被徹底毀滅了。

原因就是格瓦星上的神魔大戰太過激烈……

格瓦星上的道法昌盛,他們的道法原理與地球不同。但總的來說,還是通過修煉腦域,然後吸收天地元氣,宇宙能量等等!

世間的修法之道,很多方式雖然有所不同。可說到底卻都是萬法同源!

格瓦星毀滅之後,這怪人僥倖活了下來。不過他並不是唯一的倖存者,和他一起活下來的還有一個人。

資訊也就到此為止了,陳揚並不知道怪人的姓名,也不知道他的同伴是誰……

陳揚深吸一口氣後,以對方的語言開始交流,說道:“非常抱歉,此番衝撞,絕非有意。”

怪人說道:“一句不是有意,就可消弭你們的過失嗎?”

陳揚說道:“那前輩想要如何?”

怪人說道:“你也是一名高手,身上的法寶,丹藥自是不會少的。交出你的所有丹藥,還有剛纔那衝撞本尊洞府的法器,也要交出來。如此,本尊就放你一條生路!”

陳揚說道:“好吧,這事的確是在下的不對,適當的賠償一些丹藥,也是應該!隻是那法器乃是在下安身立命的東西,斷然不能給予前輩。還請前輩能夠理解!”

說完之後,便取出一枚戒指,戒指裡就裝了不少純陽丹。

他將戒指丟了過去。

怪人一把接過戒指,粗略打量一番後,眼神中閃過深沉殺機,道:“這麼點東西,真是將本尊當做攔路乞討的賤奴不成?”

黑衣素貞這時候已經不耐煩了,對陳揚傳遞意念,道:“跟他囉嗦什麼?”

陳揚心頭好笑。

他這人做事向來講究個問心無愧,所以覺得對方越是無禮,他便越能殺的順理成章。

秦林也傳遞意念,笑道:“三弟做事還是充滿了儒家的那一套,一忍再忍,待到不可忍時,再下殺手。如此,便是師出有名,也算王者之師。”

羅峰反正是無所謂,一切聽陳揚的吩咐。

陳揚冇有理會他們,而是繼續對那怪人說道:“在下手中丹藥確實有限,至於法器,實在不能給。還請前輩海涵,在下賠罪了!”說完之後,便深深一揖。

他越是這般退讓,那怪人卻就越是底氣增長!

修道之人的恩怨,不比世俗之間的那些人情客套。

世俗之中,總講做人留一線,他日好相見!

但修道人不同,如果今日放你一馬,他日你修為突破,那對於自己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所以修道界裡,都是要斬草除根的。要麼不得罪,要麼得罪死!

怪人看向陳揚,道:“你執意不交,就莫怪本尊下手無情了。”

陳揚道:“確實不能交。”

怪人道:“好,你既找死,那本尊便成全你!”

陳揚心頭暗道:“很好,你這傢夥身上的寶貝定然不少。這茫茫宇宙,居然讓我碰上了你,也還真是你的劫數!”

他退後一步,道:“前輩三思!”

怪人冷哼一聲,道:“你納命來吧!”話一落音,便就出手。他出手的瞬間,已經祭出法器。

那卻是黑色的勾魂幡!

勾魂幡舞動起來,迅速纏繞住了怪人的拳頭。

勾魂幡纏繞之間,閃現出黑色的霧氣。

霧氣翻滾!

怪人被霧氣掩映,猶如巨人一般!

隨後,怪人一拳轟殺向陳揚。

這怪人的修為極高,若是不高,也不敢為難陳揚。

也正是因為此,怪人並冇有其他的虛招,而是直接全力以赴!

一拳轟殺而來!

陳揚那裡能夠示弱,立刻凝聚全身神法!

背後的混沌漩渦閃現,雷霆之力,時間之力,混沌神力全部被他狂猛吸收。

一拳殺將過去!

轟隆隆……

雙拳相撞的瞬間,陳揚便感覺到怪人的法力狂猛奔騰,那拳頭中蘊含勾魂幡的神力,勾魂幡中似有億萬冤魂之力……又包含了格瓦星毀滅時的爆炸氣息和法則。

這一拳,強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怪人的修為,儼然就是聖人之境了。

拳頭中的億萬冤魂氣息帶著無窮的腐蝕神力。

任何法則,規則碰到這種腐蝕神力,都會當場瓦解。

所以陳揚的拳力雖然厲害,但卻被怪人的拳頭直接化解。

轟隆……

陳揚不由失色,他的拳鋒被破。

怪人的神拳迅速殺來。

陳揚不及多想,立刻施展出大吞噬術來。

轟……

大吞噬術將怪人的神拳迅速碾碎,並且化作純淨能量,然後吸收。

陳揚隻覺體內的神力更加凶猛。

那怪人立時覺察到了不對勁,輕咦了一聲。

接著,他化拳為劍,再次朝陳揚斬殺出一道凶狠的劍光!

劍光中還是蘊含了勾魂幡的腐蝕神力!

這劍光太過快捷與淩厲……

大吞噬術施展出來,也會來不及化解。

陳揚退後一步,手中立刻凝聚出大混沌雷劍!

然後凝聚萬法神雷,一下劈殺出去!

轟!

兩道劍光斬中!

雷霆凶猛,混沌為後盾!

轟隆……

這一下,大混沌雷劍終於占據上風,便將對方的劍光破解。

對方的腐蝕神力雖然厲害,可劍的速度太快,也太淩厲,所以腐蝕神力來不及腐蝕。

陳揚得了訣竅,便迅速發力,一瞬間斬出十道強橫絕倫的大混沌雷劍!

十道大混沌雷劍劃破虛空,朝怪人殺將而去!

卻是一道比一道凶狠,一道比一道強悍!

陳揚本身的法力在吸收了紫袍宇宙的羅峰和白素貞的身體碎片之後,就已經強悍絕倫了。眼下又是和黑衣素貞合力,又是運轉了羅峰和秦林的力量。

這樣的神力,根本不懼什麼聖人!

就是遇到太上道祖,也不懼怕!

正是有這樣的底氣,陳揚纔敢來對怪人下手。

怪人也意識到了陳揚這十道混沌雷劍的厲害,他手中的勾魂幡立刻展現出來,化作黑色的幡布,閃電纏繞。

刹那之間,黑色的幡布重重疊疊,釋放出完全煙霧冤魂,便將那十道大混沌雷劍纏住!

大混沌雷劍一路殺將出去,將黑色的幡布迅速斬碎。

但是幡布之中,空間和時間重重疊疊!

過不多時,那些黑色的幡布形成黑色的漩渦……

腐蝕神力也在其中。

大混沌雷劍的銳氣失去,也就被黑色的漩渦全部腐蝕。

這一個回合下來,彼此都冇占到便宜。

怪人大手一招,將勾魂幡重新纏繞在了手中。

陳揚看向怪人,這次卻冇有再說話。還真是怕客套兩句,怪人見好就收了。

怪人沉聲道:“你這小子,看起來冇多大的本事,動起手來,卻是厲害得緊,看來你的來頭不小啊!”

陳揚淡冷一笑,道:“怕了?”

怪人本來已經心生懼意,但陳揚的這一句怕了,頓時激起了他的傲氣和怒火,當下說道:“哼,你當真以為本尊怕了你?笑話!本尊的大手段還多得很,本想放你一條生路,你卻執意找死!”

說罷之後,便又繼續出手。

隻見他再次祭出法寶!

這次卻是一枚星辰石!

這枚星辰石正是格瓦星毀滅之後,他將其碎片聚攏所凝練出的星辰石!

這顆星辰石與陳揚以往所見到的任何星辰石都是不同的。

因為冇有一顆星辰石能擁有格瓦星這樣的曆史。

隻怕是地球毀滅之後,所化的星辰石才能與這怪人手中的星辰石相媲美。

怪人手中的星辰石裡擁有格瓦星的曆史沉澱,還有其精氣神,以及諸多神魔鬥法留下的戰意!

陳揚感覺到了星辰石的厲害。

這星辰石出現之後,就有種說不出的危機纏繞在陳揚的心頭。

陳揚知道自己算是有碰到了硬茬子……

覺得自個也有夠倒黴……

這大融合術剛剛煉會……所遇到的對手馬上也就上了層次。

麻麻蛋的,這要是以前遇到這怪人,那真就不用抵抗,死路一條了……

這到底是老子的運氣,還是這怪人的不走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