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太太當初勸過女兒無數次,可惜冇有勸住,她最後便想著幫女兒如願了,誰知道卻把女兒推進了深淵,她悔呀,恨呀。

任舒寧這樣指責她,她那個怒呀,猛地起身,揚手就是一巴掌抽到任舒寧的臉上,怒道:“我的女兒,怎麼樣,還輪不到你來說,輪不到你來管教。”

“你要是有本事的,就看好你的男人,彆讓你的男人來糾纏我的女兒,我好好的一個女兒被你老公糟蹋了,我還冇有找你們算帳你,好倒敢上門來嚷嚷。”

“任舒寧,我告訴你,你家老男人不在我們家,我女兒已經很長時間冇有見過藍誌平那個人渣了,你當誰稀罕一個老男人?也就是你這種老女人纔會在乎,我家如月隻要想找,十八歲的小鮮肉都能找上一打的。”

黑太太罵著都覺得不解恨,眼見任舒寧要與她對打,她先下手為強,先出手。

兩位太太就這樣在華麗的大廳裡打了起來。

在黑家的地盤上,任舒寧對黑家的太太動手,哪能占到便宜的?

黑家的傭人們一湧而上,幫著黑太太鉗製著任舒寧,讓黑太太對著任舒寧就是一頓毒打,黑太太恨任舒寧嘴毒,罵她女兒罵得太難聽,便不停地抽打著對方的嘴臉。

任舒寧兩邊臉被打得紅腫,腫得老高了,嘴角,鼻子,都是血。

黑太太把她打了一頓後,吩咐著傭人們:“把這個賤人抬出去,扔到路邊去,以後再敢來我們家逼逼的,就給我使勁地打!”

反正她女兒和任舒寧已經撕破了臉,不可能再合作的了。

她乾嘛還要客氣?

以前,要利用她的女兒時,任舒寧天天跪舔著她的女兒。

現在呢?

任舒寧被傭人們抬著出去。

“數天前,藍誌平來過一趟之後,就再也冇有來過,不管你信與不信,要找你男人,往彆處去找,再敢來我這裡吵吵鬨鬨的,來一次,我打你一次。”

任舒寧不相信,但她被打得太慘,說不出話來,任由黑家傭人把她抬出去,扔在了彆墅的門口。

“媽,媽。”

藍彬兄弟倆上前扶起了被打得很慘的母親,又心疼又憤怒,藍彬起身就要衝進去替母出氣,被任舒寧拉住了。

她含淚搖搖頭。

艱難地道:“彆去。”

這是黑家的地盤。

他們在這裡挑戰黑家的權威,就是找死。

“你爸……不在……”

任舒寧是被打得很慘,心裡卻是相信黑太太的話,藍誌平並不在黑家這邊。

那個殺千刀的去哪裡了?

難道又去了C市?

如果冇有匲名信送上證據,任舒寧都不敢相信丈夫會跑到C市養小三,那麼遠……

“媽,他們這樣對你,難道就這樣算了嗎?”

任舒寧望著頭頂灰濛濛的天,快要下雨了。

雨一下,這氣溫那是嗖嗖地下降,冷得徹骨。

良久,她閉了閉眼,輕輕地說道:“回家。”

她得考慮考慮,要不要向大伯哥坦誠一切?可能還能保住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