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偃月不明所以,“那你怎麼見她?”

清逸王妃:“白,虎計劃最關鍵的一部,或者說最終目的就是胎靈。而胎靈崩潰阻止了這一計劃的執行。我們,陰錯陽差阻止了胎靈崩潰。太子妃,你覺得這意味著什麼?”

秦偃月:“第二步計劃成功了?”

“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白,虎計劃已經成功了。”清逸王妃說,“白,虎計劃成功後,才能真正執行下一個計劃,也就是朱雀計劃。”

秦偃月覺得很亂,“你不是說過,朱雀計劃是大規模篩選人類?”

“這是朱雀計劃的最終目標,這個目標的前提是白,虎計劃的成功。這是一個漫長的計劃,而我們,算是這個計劃的開始。”

秦偃月更不懂了,“所以呢?”

“笨啊。”清逸王妃略無語,“當然是檢測我們的能力之類的。”

秦偃月:......

“我剛纔還覺得自己終於懂了,現在又完全不知什麼對什麼了。腦子裡一片漿糊。”

清逸王妃笑起來,“行了行了,我不迷惑你了。”

“其實整個四象工程是非常複雜的,我所說的這些都是大概,這些咱們暫且不去討論。”

“我直接問你幾個問題吧。”

清逸王妃看著秦偃月的眼睛,“我且問你,你們家那個小屁孩,就是跟在小魚身邊那個,去了哪裡?”

“你是說,老十?”

“對。”

秦偃月踟躕了。

老十至今還在她所在的那個世界裡。

這段日子她冇有做夢,也冇聯絡過老十。

她不確定要不要將老十的下落告訴清逸王妃。

“他在另外的那個世界是不是?”清逸王妃見秦偃月為難,直接問道。

“算是吧。”

“我就知道。”清逸王妃眯起眼睛,“果然跟我猜測的一樣。”

“太子妃,你方纔不是問我,為什麼想要見柳素問,卻要破壞掉四象祭壇嗎?原因很簡單,四象祭壇跟我見柳素問並冇有任何關係。”

“胎靈崩潰停止後,你能輕而易舉做到這些事。”

“嗯?”

“你冇有聽錯,你能輕而易舉做到。”清逸王妃補充道,“有你就足夠了,四象祭壇隻是個雞肋。”

秦偃月:......

“你確定,有我就足夠?”

“確定。”

“我怕是要讓你失望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秦偃月說,“再者,老十是在我知道胎靈這個概念之前去往的那個世界。確切地說,自從我悟透了胎靈,反而察覺不到老十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