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逸王妃沉默了一會兒,似有些為難。

就在秦偃月以為她不會再回答時,清逸王妃卻開口了。

“我記得我說過了,我的能力是鬼醫。”

“這算能力?”秦偃月訝異,“這不是個稱呼?”

清逸王妃眨了眨眼睛,“太子妃難道冇懷疑過,我給你動手術的時候,是怎麼完成那麼精細的操作的?”

“難道不是柳素問的記憶?”秦偃月挑眉。

“神仙姐姐的記憶是反饋到我的腦海中了,但,我是我,神仙姐姐是神仙姐姐,我隻是接受了記憶而已。”清逸王妃說,“我從未拿過手術刀。”

“那你......”

秦偃月也意識到不對勁了。

她一開始以為清逸王妃跟她一樣是來自另外的時代。

事實卻是。

清逸王妃根本不是來自現代,她是個土著。

一個土著,就算再怎麼接受柳素問的記憶,也隻是個空想家,是紙上談兵,想要如此熟練的手術操作不可能靠記憶,需要靠經驗。

隻憑一些記憶就給人做手術,幾乎是不可能的。

“到底什麼情況?”秦偃月問。

“太子妃何不親自看看?”清逸王妃指著自己的額間,“你的胎靈很特殊,可以探查到彆人的胎靈。你也應該能夠探查到我的胎靈。”

“可以嗎?”

“當然可以。”清逸王妃將頭往前伸了伸。

秦偃月的手指清逸王妃的額間。

眼前,閃過一道光芒。

在那道光芒之後,秦偃月看到了一池荷花。

放眼望去,入目處,全是蓮花。

荷葉田田,荷花綿綿,接天蓮葉,不知綿延到何方。

荷花池中,有九朵荷花最為引人注目。

那是九朵金蓮環繞成一圈,金蓮熠熠閃光。

滿池荷花中,隱隱可見一個女子背影。

女子踏在蓮池中,荷葉羅裙一色裁,杳杳然,如淩波仙子一般。

淩波仙子是背對著秦偃月的,看不清麵容。

但,那背影卻有種奇怪的熟悉感。

“你好,叨擾一下......”秦偃月想開口詢問。

才一開口,卻見眼前景色一變。

無邊無際的蓮花池消失,淩波仙子也消失不見。

眼前隻有清逸王妃的笑臉。

“看清楚了?”清逸王妃笑道,“我的胎靈如何?”

“那是你的胎靈?”秦偃月揉了揉眉心。

一般來說,胎靈是意識深處想象的產物。

一如,她的胎靈是精神之樹,東方璃的胎靈是龍一般。

這東西是一開始就定型的,類似於天賦。

清逸王妃的胎靈,卻是淩波仙子,人形?

秦偃月還是第一次見。

“在神仙姐姐消失之後,我消沉了許久,後來我驚愕地發現,我的胎靈已經跟神仙姐姐融合。所以我從一開始就說了,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清逸王妃說,“我們倆是同一個人。”

“你也可以理解為,給你做手術的是你看到的那個人。”她說,“當我們倆合二為一時,便是九蓮虎撐發揮作用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