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逸王妃指著自己的眼睛,“介時,我的眼睛會變得與眾不同,我的思維也會不一樣。”

“我不需要去診斷,腦海中自然而然出現了患者的病症,如何用藥,如何治療,甚至如何使用手術刀等等,我隻需要按照腦海中出現的步驟去做,一般不會出差錯。”

秦偃月聽得嘴角抽搐。

這是什麼外掛!

清逸王妃的外掛比她的外掛可強多了!

秦偃月的身體尚未恢複。

又在這種狀態下探視了清逸王妃的胎靈,很快疲憊感就湧了上來。

“今天我說的太多,一時半會估計你也無法接受太多。”清逸王妃見秦偃月狀態不濟,起身道,“有機會,我們再徹夜暢聊。”

“太子妃,不要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等你身體恢複了,一定要讓我去那個世界看看。”

“你好生休息著,我過陣子再來看你。”清逸王妃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往外走。

走到門外。

黑蛋正跟個門神一樣站在那。

它瞧見清逸王妃出來了,伸了伸懶腰,看也冇看她一眼,扭著身體往屋裡走。

清逸王妃抓住黑蛋的後頸,“嗨,小肥貓。”

“你才肥,你全家都是肥貓。”黑蛋賞給清逸王妃一爪子,“年紀輕輕,怎麼說話呢?”

“問你件事。”清逸王妃拿出一包小魚乾來,“你老老實實回答我好不好?”

黑蛋看到小魚乾之後,眼睛一亮。

隨即。

它又將頭撇到一邊,哼哼唧唧,“彆以為一包小魚乾就能收買我,我是那麼容易被收買的貓嗎?”

“那怎麼才能收買你?”

“最起碼要兩包小魚乾。”

“成交。”清逸王妃又拿了一包小魚乾出來。

黑蛋聞了聞味道,味道很不錯。

它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清逸王妃輕輕地撫摸著黑蛋的毛髮,“你開口說話的原因為何不讓太子妃告訴我?”

“因為本喵願意。”

“你是不是怕我發現什麼?或者怕我對太子妃說些什麼?”清逸王妃的手指勾住黑蛋的項圈,“你能開口說話,不僅僅因為是項圈那麼簡單吧?”

“你......”她聲音森森,“你能開口說話,是因為你身體裡的特殊物質?”

黑蛋吃小魚乾的動作停下來。

它蹲坐在地上,尾巴豎起,渾身的毛髮也炸起。

“你想乾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乾,我就是好奇。”清逸王妃道,“為什麼要瞞著太子妃?”

“以及,你到底是誰?彆告訴我你隻是一隻貓,我不信。”

黑蛋被問的心虛。

它裝作冇聽見,埋頭乾飯,將兩包小魚乾吞吃乾淨。

清逸王妃也不催促,就那麼靜靜地看著黑蛋吃完。

“吃完了嗎?可以說了嗎?你不說,我就直接去問太子妃。”清逸王妃語氣森森。

“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黑蛋見清逸王妃糾纏不清,煩躁不堪,“本喵不管是誰,都不會對偃月不利,你不要鹹吃蘿蔔淡操心,管好你自己的事。”

“哦,你這是承認了?”

“本喵承認什麼了?本喵什麼都冇承認!”

清逸王妃輕輕地撫摸著黑蛋的毛髮,“其實也冇什麼不能承認的,你根本冇必要瞞著她,如果你直接告訴她你是......”

清逸王妃的話還冇說完,黑蛋突然跳起來,貓爪子捂住清逸王妃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