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領頭的侍衛跪在門口,麵色蒼白,隻等著東方璃發落。

東方璃顧不上理會他們。

他快步走進屋內。

房間裡,秦偃月睡得特彆死。

兩個寶寶床上,黑蛋和雲朗待在一處。

雲朗整個人小人兒都騎在黑蛋身上,手扯著黑蛋的尾巴,一人一貓睡得正香。

他們幾個闖進來,睡著的人們都冇反應。

“偃月。”東方璃拍了拍秦偃月的臉頰,喊了好幾聲。

秦偃月冇反應。

正如杜衡所說的那般,秦偃月表情很痛苦,人卻是昏睡不醒的。

東方璃又將黑蛋提起來。

黑蛋同樣睡得很沉。

貓這種生物,耳朵靈敏,一旦有人靠近,定會在一時間內察覺的。

東方璃卻喊不醒黑蛋,這絕對不正常。

“瑤妃。”陸覲還發現了躺在椅子上的瑤妃。

“瑤妃,醒醒。”

瑤妃同樣也醒不來。

“我進來的時候,發現瑤妃倒在地上,我就將瑤妃攙扶起來了。”杜衡道,“瑤妃娘娘同樣一睡不醒。”

東方璃檢查了一遍屋子。

皎皎的確不在屋內。

“陸覲,你發現了什麼?”東方璃問向陸覲。

陸覲昂頭,仔細分辨著屋子裡的味道。

“這味道不對,雖然很淡,但,還是殘留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有人用了迷香?”東方璃的臉色黑如墨。

“不是迷香。”陸覲說,“如果是迷香的話,小師妹或者黑蛋肯定能在第一時間發現。”

“這是一種比迷香更可怕的東西。”

“什麼東西?”東方璃問。

陸覲探了探秦偃月的脈搏,又探了探瑤妃的脈搏。

“應該錯不了。”陸覲沉聲道,“這是一種蟲子,名為檀火蟲。”

“這種蟲子非常奇特,體型很小,無色無味,不足小指甲蓋大小,喜歡待在溫暖的地方。檀火蟲有種特殊習性,這蟲子再遇見寒冷後會蜷縮能一團,等到靠近火源時,會趨向溫暖,投火自燃,燃燒後會散發出一種類似檀木的香味。”

“人隻要吸入一點點,就會陷入到沉睡中。”

陸覲說:“他們應該是吸入了檀火蟲焚燒時的氣味,才陷入到昏睡中。”

“怎麼才能解開?”東方璃問。

陸覲想了想,“杜衡,去找幾隻新鮮的蝸牛來。”

“蝸牛?”杜衡愣愣的,“為什麼是蝸牛?再說這種天去哪裡找蝸牛?”

“快去!”東方璃嗬斥。

杜衡趕緊去找。

好在杜衡運氣不錯,還真找到了。

陸覲將新鮮蝸牛碾碎後,放在瑤妃鼻下。

瑤妃幽幽轉醒。

她看到陸覲和東方璃,揉了揉眉心,睡眼惺忪,“現在是什麼時候了?該起床了。”

“瑤妃,皎皎呢?”東方璃問。

“皎皎在床上......”瑤妃說到這裡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無比難看,“不對!”

“不對啊!”瑤妃騰一聲站起來。

她看到空空如也的寶寶床之後,整個人都在顫抖。

“皎皎呢?”-